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炮兵营政治委员宋培文

 

 

  宋培文烈士,1911年12月出生于山西省太原。父亲宋子纯,为人正直忠厚,曾做过小生意,当过小职员。母亲何静容,是一位贤惠勤劳的家庭妇女。父母的传统美德和家庭环境的影响,给少年时期宋培文的心灵播下了正直做人、勤奋好学的种子。
  宋培文7岁开始上学,在太原先后读完了小学、初中和高中。1930年高中毕业后,他抱着找出路的朴素愿望和朦胧的救国救民的意识,投笔从戎,考入了当时阎锡山创办的学兵团,在那里学了一年多的炮兵技术,又在炮兵团干了几个月的“差遣”。
  1937年春,宋培文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那时,日军侵华暴行和蒋介石媚外妥协行径,使他义愤填膺。他抓紧学习,刻苦攻读,决心尽快完成学业,早日奔赴抗日救国第一线。是年8月,他从抗大毕业了,他高兴地对家里人说:这次进抗大学习,脑子开窍多了,懂了不少革命道理,学到了不少新的知识。我要到前线去,用我学到的东西为国效力。”不久他被分配到八路军总部特务团担任山炮连连长。
  1937年秋末,为了壮大人民炮兵,八路军总部决定,以山炮连为基础组建总部炮兵团,并要求该连于10月上旬前由晋东北的五台县开赴晋西南的临汾,准备扩建。当时,山炮连改编不久,人员成分复杂,武器装备笨重,马匹不足,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开进任务困难很多。宋培文与刚到连队不久的代指导员钟元辉先后召开了党团会议和军人大会,要求党团员和干部发挥模范带头作用。由于工作深入细致,全连同志情绪饱满,只用十多天时间就顺利完成开进任务,到达临汾,受到团领导和八路军前方领导的表扬。
  1938年4月,炮兵团奉命转至陕北洛川,开始了为期四个月的军政整训。这时,宋培文已由炮兵连调到团司令部担任参谋,分管训练工作。由于他过去学过炮兵技术,业务熟练,整训期间,他精心制订训练计划,主动承担授课任务,并经常深入连队指导,成为团首长领导军事训练的得力助手。整训结束后,炮兵团成立了参谋训练班,并责成宋培文具体负责此项工作。他在训练班,与学员住在一起,晚上经常同学员谈思想,听汇报。他常对学员们说:“你们年轻,多学点有好处。当参谋知识面要宽,不仅要熟悉机关业务,而且要掌握炮兵的各项专业技能。他除与教员一起任课外,经常利用各种机会向学员传授自己的经验,甚至连马鞍配置不能过紧过松和马刚喝完水不能打滚等点滴常识,也一一向学员传授。这些都给受训人员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1939年7月,日军集中主力向晋冀豫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这时,在团里担任作战参谋的宋培文,奉命跟随四连配属一二九师三九五旅到晋冀一带执行作战任务。这里地处太行山区,山高坡陡,沟壑纵横。每到夏季暴雨,山洪暴发,道路险阻;到了冬季,大雪盖地,将山道封住。这对炮兵行动很不利。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宋培文随该连艰苦转战,处处为连队作表率。为了保证部队安全,宋培文与连长姜彩斌、指导员丁本淳商定,每次行军,都由他们分别走在最前边。一次行至漳河,正遇下大雨,发大水,他不顾个人安危,带领通讯员率先过河,为连队探察水情。又一次夜间行军,由于山高坡陡路滑,一匹骡子摔到山下了。为了保证其他人马的安全,宋培文与指导员丁本淳手拉手地在前边探路。他们从山上摸到山下,整整走了一夜,终于把部队安全带到了宿营地。
  1939年11月1日,四连配属七六九团到昔阳县,拔除日军在东冶头镇外围的王家山据点。这天,天刚蒙蒙亮,宋培文即随连队从皋落出发,急行军50多里,到达预定位置后,立即带领观测人员进行测地,精确地准备了火炮射击诸元;战斗中,他又协助连长指挥射击,发射三发炮弹,全部命中目标,支援步兵迅速拔除了王家山据点,为攻取东冶头镇扫清了道路。
  宋培文在跟随连队的日子里,不仅给连队当教员,当参谋,而且在政治上、生活上对干部战士十分关心。他经常与同志们促膝谈心,并利用战斗间隙和宿营休整机会给大家讲时事政治。他身为营职干部,但毫无架子,从不特殊,连队干部战士很愿意接近他,说他既是军政工作的好参谋、好领导,又是大家的贴心人,好朋友。
  1940年春,晋察冀军区决定组建炮兵营。当时,炮兵干部比较缺乏。司令员聂荣臻到总部向彭德怀副总司令汇报这一问题时,彭德怀当即确定从总部炮兵团抽调一些干部,并点名推荐了宋培文。彭德怀说:“据炮兵领导反映,宋培文熟悉炮兵,脑子灵活,有政治头脑。”于是,宋培文带着总部首长的重托和期望,来到晋察冀军区,同张志毅等人一起,开始了炮兵营的筹建工作。
  筹建炮兵营,当务之急是解决人员和筹集火炮的问题。宋培文、张志毅和筹备组的十多名同志一起,分赴各分区,商调干部,收集火炮、器材。经过半年筹备,晋察冀炮兵营于10月份在河北曲阳宣告成立。张志毅、宋培文分别被任命炮兵营长和政治委员。
  炮兵营成立不几天,日军对该区的“扫荡”就开始了。军区决定炮兵营连夜转移到距驻地十余里外的山沟里坚壁起来。宋培文动员大家说:我们的火炮、弹药,是步兵老大哥用鲜血和生命从敌人手中夺来的,一门炮、一发弹也不能被敌人抢走。当前情况紧急,驮骡很少,我们就是手抬、肩扛,也要把它运出去,隐蔽好。动员后,各连按照分工,立即行动,宋培文和大家一起扛炮弹,搬器材。只一夜功夫,全营就把所有火炮、炮弹、器材运到山里坚壁起来。
  宋培文做政治工作,很注意从实际出发,解决带有普遍性的一些问题。炮兵营成立初期,人员有原来干过炮兵的,也有由步兵改行的;有早期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战士,也有从国民党阎锡山部队过来的旧军人。针对这种情况,宋培文利用集会、谈心等形式,经常对部队进行团结的教育,要求大家同心协力,形成一个团结战斗的集体。他还利用各种机会教育部队,搞好与兄弟部队之间及军民之间的团结。配合步兵作战时,他组织干部向步兵学习,主动搞好与步兵的协同。部队疏散到山村后,他带领大家帮助群众修理被日军毁坏的房屋,积极开展群众工作。由于教育工作及时深入,炮兵营始终保持了良好的内外部团结,保证了各项任务的完成。
  1941年秋至1942年,日军为把华北变成“大东亚战争兵站基地”,加紧了对边区的“扫荡”、“蚕食”和全面进攻。不少青壮年被敌人抓走,大量牲畜、农具遭到破坏,许多土地荒芜,加上罕见的特大旱灾,根据地军民的战斗、生活进入空前紧张和困难时期。形势的严峻,岁月的艰苦,使巩固部队、保存战斗力成为政治工作的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面对这种情况,宋培文注意从根本上提高部队的政治觉悟。他根据党中央和军区关于巩固部队的有关指示,组织和领导各支部在全营大力开展了各项政治教育和思想工作。为了使各项教育生动活泼、深入人心,宋培文还亲自带领干部战士把时事教育材料编成话剧、大鼓、快板等文艺脚本,组织演唱并到街头表演。有时自己还带头演唱。这样既教育了部队,又宣传了群众,使大家增强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心。
  宋培文关心部属,还表现在关心和改善部队的物质、文化生活上。那时连队生活十分艰苦,油、盐缺乏,粮食不足,每天吃两顿饭,常以黑豆、麦麸充饥,伤寒、痢疾、疟疾、夜盲症等疾病在部队时有发生。为了保持部队战斗力,同时也为了减轻人民群众的负担,炮兵营积极开展了各项农副业生产活动。宋培文亲自带领干部战士上山打柴、割草、种大麻、种山药蛋,并做了许多具体切实的工作。他想方设法改善部队伙食,让炊事班磨黑豆,做豆腐;或用黑豆面和红枣做窝窝头。他组织大家开展各项文体活动,没有足球,就教战士用旧棉花捆成团,代替足球。他十分关心战士,每当出现病号时,就亲自看望和组织大家开展慰问活动。这些卓有成效的工作,赢得了广大指战员的信赖和支持,使全营保持了高昂的战斗情绪。他成为在艰苦环境中巩固部队的模范,受到军区首长的表扬和赞誉。他总结的开展政治工作巩固部队的经验,被刊登在军区《子弟兵》报上。
  宋培文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工作者,也是一位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他经常与营长张志毅分别带领连队执行作战任务,1941年至1942年,全营参加战斗20余次,每次都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日本侵略军从1940年以来,就着手建造割裂晋察冀根据地的两条封锁沟。其中一条南北走向,从易县经满城,过完县、唐县、曲阳、行唐,向南直到灵寿,敌人想以此把冀西山区根据地与冀中平原根据地割裂开来。敌人还建据点,筑堡垒,疯狂地进行“蚕食”活动,对边区威胁很大。
  1941年10月,宋培文率二连配合第四军分区五团拔除河北灵寿县南寨日军据点。那是一次夜间战斗,夜色朦胧,炮连在距敌堡300米处抵近射击。当时打了几发炮弹,未见敌堡被毁。为了弄清原因,第二天清早,宋培文亲自带领人员对火炮和可能影响射击的各个方面进行了反复检查,最后判断敌堡未毁,很可能与九四式火炮初速大而又使用了延期引信有关。于是在当日黄昏第二次发动攻击时,将山炮移置在距敌堡1000米处,并改用了瞬发引信,结果只打两发炮弹,就摧毁了敌堡,步兵团长肖锋带头高呼:“炮兵万岁!”此次战斗,步炮密切协同,全歼守敌一个中队,而自己无一伤亡。战后,宋培文带领干部查看射击效果,证明了他们的判断和改进是正确的。为此,他与营长张志毅商定,对各连不同初速的火炮作了调整,使其配备更加合理。
  1942年11月20日,宋培文又率二连配合第一军分区参加河北满城韩庄战斗。战前,他认真传达了分区司令员杨成武的指示,与连长窦金波一起勘察阵地;战斗中,他不顾个人安危,冒着敌炮还击的危险,在硝烟弥漫的战地上时而观测,时而鼓动,时而协助连长指挥射击。不幸的是,敌一发炮弹打来,弹片击伤他的左脑。因伤势过重,救治无效,于25日光荣殉职,时年31岁。
  宋培文的牺牲,使全营指战员万分悲痛,也在全区部队引起极大震动。部队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副司令员萧克专此发通令指出:培文同志是经过斗争考验的布尔什维克,他在敌后艰苦的斗争环境中,点滴地建设炮兵,培养干部,发扬了政治工作的威力,打下了党政工作的坚强基础。他作战勇敢,工作积极负责,对革命竭尽忠诚。他的牺牲,是我党我军的一个重大损失。通令号召:“每个干部,每个党员,应当学习与发扬培文同志英勇作战、忠于职务的精神;特别是技术兵种的指战员,更应以培文同志作模范,创造出许许多多的宋培文,为党的技术兵团建设而斗争!”军区直政部主任张平凯和炮兵营全体指战员,还分别以《我只有把热泪变成热血》和《你的革命品质将为我们的模范》为题,在军区《子弟兵》报上发表了悼念文章。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