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亲眼见同乡被日本飞机炸死

 

 

【老兵档案】

姓名:曾宪文
生于:1915年
籍贯:湖北松滋
从军经历:1937年新婚第三天即加入国民革命军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担任高射炮兵,在湖北武汉等地受训后随部队开往江西九
江坚守长江防线,亲身经历了日寇对中国军队和平民百姓的狂轰滥炸,与他同时参军的几位松滋籍战友均被炸死。

【老兵故事】

  2015年7月23日,我们通过松滋市关爱抗战老兵协会去采访松滋百岁抗战老兵曾宪文,协会王绪权向我们介绍,曾老虽有百岁高龄,不过上次见他身体还较好,说话也较清晰。
  谁知抵达曾老所在的松滋洈水镇南闸村家中后,却被他的女儿、女婿告知,就在拜访的前几天,年迈的曾老不小心在家中摔了
一跤,后脑受伤,现在只能卧床休养。
  推门走进曾老住的房间,眼前所见令人震惊。这是一间杂屋,用一个年代久远的木柜隔开,靠外的地方放农用工具,靠里的地
方住人。仅有的一张床、一张布满灰尘的折叠凉椅和一个凳子、一台小风扇仍显拥挤。房间内挂着的遮灰的布压了下来,室内光线很暗,仅靠墙的一边有一扇窗采光通风。7月炎热的下午,这位百岁老人躺在床上,赤裸着上身,目光不知望向何处,右手手腕无力地下垂,分外扎眼。
  在这个令人压抑的狭小空间里,这位曾饱经沧桑的百岁老兵还是断断续续地说起了他70多年前参加抗战的经历。
  1937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新婚第三天的曾宪文被乡公所派来的乡丁抓走,他甚至都没有能好好跟新婚的妻子
交代几句。
  按照当时的政策,抓壮丁这种事还轮不到家中四兄弟排行老三的曾宪文。可是上面两位哥哥一位早逝、一位患病,他这个结婚
三天的新人就不得已匆匆离家入伍。
  后来,他和同村的两位伙伴一起被先后送到宜都、武昌等地训练,天天练习立正、稍息、打靶。他回忆当时用的枪打子弹时要
打一发上一发,训练的靶子就是用木板画很多圆圈,像蜘蛛网。教他们打枪的教官讲解打靶的要领他现在还记得:"打靶时要趴地上打,不能站斗(着)打,因为打的时候有坐劲。"。
  训练半年多后,他们这些新兵乘船到了江西九江。等他们到当时的九江时已经是半夜了,就在那里驻扎了下来。说起当时的所
见所闻,他展示出惊人的记忆力:"当时给我们发了五套绑腿,是呢子的,草绿色衣服;吃的是大锅饭,在地下架锅烧的。"正式被送往战场曾宪文觉得一切还是新奇的,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到来。
  谁知,第二天清早就来了一架日本飞机,在那块区域晃了一圈就走了。没一杯茶的功夫,竟然来了上百架日本飞机,不断地朝
驻地地面轰炸。"飞机把天都遮住了,人都看不到太阳,身边的土都被炸得全部松开,吓死人。"曾宪文描述。
  曾宪文忆起当时的情景,当日本飞机一动"翅膀"就要丢炸弹,他们就用枪打,枪打不到还用高射炮打,但是根本没能打下日本
的飞机。有一架日本飞机隔得近,上面红色太阳旗依稀可见,他和战友想用炮打下来,可是长官却对他说:"不能打!如果谁不听指挥就用皮鞭打你!我们不能暴露,要保存实力。"血气方刚的他无奈又气愤,只好死死趴在地上。
  日军的轰炸一直持续了大半天才结束,一起当兵的同村伙伴都不幸被炸死了,只有他幸运地活了下来。他亲眼看到那人肚子被
炸破,肠子都流了出来。后来,他才知道是有汉奸朝日本人通风报信。
  曾宪文在部队六年,驻守江西九江坚守长江防线,他经历过大大小小几十次对日战斗。因为表现突出得到上级的嘉奖,连长给
他申请到一张军用假差证,批准他回家探亲。
  1943年,他一路辗转从江西回到松滋老家,相隔六年再见新婚3天的妻子还在家中伺奉双亲,他深受感动。
  回家后家里人非常高兴,全村好多人都来看他。与他同去当兵的同村人的家里人也过来问他情况,他却不敢回答实情,只推说
着:"我也不知道。"躺在床上的曾老还能颤巍巍地说出他们的名字:"一个叫孙家荣,一个叫叶良福。"
  他回家不到两年就传来了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他才打消了回部队的念头,从此在松滋农村务农。
  通过松滋市关爱抗战老兵协会了解到,目前松滋现存参加过抗战的老兵确认身份的约17人,曾宪文是目前已发现的松滋参加过
抗日战争中在世的最年长的老兵。
  2015年1月,儿孙数十人为曾老庆贺了百岁生辰。当时他身体还不错,能下地行走,说话也比较清晰。等他百岁生日宴过后三天
,关爱老兵协会的志愿者才确认了他的抗战老兵身份,把一枚自制的身份勋章和"抗日英雄"的条幅送到了他手中。
  老人很高兴,当时,有记者问他未了的心愿,他这样回答:"活着,我就很满足了,感谢人民、感谢社会,没有忘记我这个老兵
。"
  战争给曾老造成了终生的伤残,他的右手中弹受伤再也不能抬起。现在,我们没敢再让躺在床上的老人示范一个军礼,他甚至
不能举起颤抖的左手。
(文/杨霞)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