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走遍千余村落策反伪军

 

 

【老兵档案】

姓名:魏立仁
生于:1923年3月
籍贯:河北省安国县
从军经历:1938年参加游击队,后参加县青年抗日救国会,冀中青救会,成为晋察冀边区冀中军区第六军分区抗联主任。

【老兵故事】

  魏中科,这是魏立仁原本的名字,如果没有那场战争,也许他会成为一名科学家。
  魏立仁的父亲毕业于师范学校,是一名教师,育有两个女儿、三个儿子。长子魏立仁从小就被父亲寄予厚望,取名“中科”,就是希望他能接触现代科学,成为一名科学家。
  聪明伶俐的魏中科没有令父亲失望,看一遍《弟子规》就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小学里无论是国学语文,还是算术科学,总能拿到满分。孺子可教,父亲在北京谋得一份工作,便把魏中科带到北京,希望他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魏家父子的“科学梦”只做了短短14年。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魏中科再也不能上学了。
  那一年年底,日军占领了安国县县城,挨家挨户抢粮抢禽畜。魏中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逃荒,可逃到哪儿,都是一样。日军的飞机隔三差五掠过村子上空。有一天飞机上落下一颗炸弹,爆炸声中,魏中科眼睁睁看着一位老太太被炸飞……
  惨象,震惊了魏中科,也点燃了少年心中的怒火。
  1938年的一天,吃过晚饭,母亲叫住了魏中科。战争开始前的每个晚上,母亲和大姐都会把魏中科叫到身边,借着月光给他讲岳家军、杨家将、司马光……这一次,很少板着脸的母亲异常严肃,魏中科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儿子,你走吧,去当兵!”母亲声音不高,但很坚决,“谁都不去当兵,怎么打败这些日本鬼子?!”
  魏中科望着母亲,使劲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魏中科开始收拾行李,第三天一早就出发去找县游击队了。15岁的魏中科成了村里最早去当兵的人。
  一路上,魏中科心里来回默念:岳家军、杨家将,杨家将、岳家军……终于找到游击队了,游击队员问他:“不怕死吗?”魏中科挺挺胸脯,瞪大了眼睛,大声说:“怕死不当兵!打死了也不怕,我们家哥儿仨呢!”
  这是母亲为他准备的“标准答案”。母亲担心游击队把儿子退回来,反复叮嘱魏中科要如此回答游击队的问话。后来,母亲又把两个女儿送上了抗战战场,把两个十岁左右的小儿子留在身边,一起当起了抗战“堡垒户”。
  检验完了“抗战决心”,游击队又给魏中科出了两道“考题”:一是到安国县城走一趟,记住日军驻军地点和门卫情况;二是游泳过河去18里以外的城北送一封信,并拿回答复纸条。
  正是这两道“考题”,使游击队员们看到了这个15岁男孩的侦察天赋。
  这是魏中科第一次去县城。他光着脚、穿着紫花棉布衣服,慢慢地走着,远远看见守城门的日本兵,魏中科的心砰砰乱跳。走到近前,他反而平静了,目不斜视地进了城,在城中转了几遭,日军四五处驻扎点、卫兵数量、武器装备情况被他摸了个清楚。
  “我都是用余光看到的,这眼观六路的本事,得感谢我大姐。”老人说。原来,魏中科五六岁时,有一次和伙伴们在收割完的玉米地里赛跑。魏中科跑得最快,临到终点时,还回头看看身后的伙伴,结果一脚踩在被砍断的玉米秆上,锋利如刀的玉米秆几乎穿透脚掌。“走路要看路,哪怕眼睛转开了,也要用余光观察你要走的地方。”大姐教育魏中科。吃一堑长一智,魏中科自此练就了走路目不斜视也能眼观六路的本事。
  出色的观察能力,让魏中科坚守在一个特殊的战场上。这里虽没有炮火枪声、壮烈搏杀,但每一天都是危机四伏、短兵相接。侦察敌情,策反伪军,争取地方力量加入抗战队伍……魏中科默默坚持着,他在坚持中等待,等待最后的胜利。
  1943年,魏中科已是晋察冀边区冀中军区第六军分区的抗联主任。冀中军区第六军分区辖下有深南县、赵县、晋县等8个县,每个县都有几百个村子。整个第六军分区的青救会就有1000多个分支,所有联系人,都被魏中科记在脑子里。
  1943年至1944年,魏中科一直在这些村子间走动,很多时候就在日伪军眼皮子底下活动,甚至会迎面撞上。
  那是1944年5月,魏中科和冀中军区干部、农会会长以及两名妇救会干部前往一个从未去过的村庄开展工作。在村公所,他们说服了村长,为游击队和冀中军区提供伪军、日军活动的情报。
  村子距赵县不足10公里,日伪军随时会来骚扰。为掩人耳目,村长找了个闲置的院子安置魏中科等人,白天时院子反锁,晚上才有人送去第二天的饮食。
  刚住了一天,就遭遇了扫荡的日伪军。100多名鬼子和伪军分布在村子各个角落,其中3名伪军爬上院子对面几十米外的房顶上巡逻。
  妇救会干部刚巧洗了点儿衣服,正在院子里晾晒。一抬眼看见伪军,一下子慌了神,着急忙慌地跑回屋子。这一下引起了伪军的注意,大喊着“什么人”“出来”,子弹随着喊声射进院子。
  “撤!”魏中科当机立断。多年的侦察经验,魏中科早在进村前就看好了两条突围路线,一是从房顶走,二是从门口一条不足百米的胡同突围。对面房顶已经有敌人,外面情况不详,只好选择第二条路线。
  魏中科等人悄悄卸开门轴,门外枪声暂停,伪军似乎在换子弹。机不可失,几个人猛地放倒门板,迅速冲出屋子。子弹随即射来,打在墙上,溅起的墙皮碎屑打在魏中科等人的身上。
  终于冲出胡同,眼前是一片开阔地,魏中科等人分三个方向冲入田野。“过了田野就是一大片林子,就可以摆脱敌人了。”魏中科边想边奋力奔跑。
  他选择向正北方向突围,身后3名伪军紧追不舍。魏中科迈开脚步,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呈之字形,不停变换路线……“有一颗子弹就贴着耳朵边射过去,耳边的空气都是热乎的。”老人眯起双眼,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次惊心动魄的撤离。
  见一时甩不开敌人,魏中科灵机一动,边跑边将外套脱下,卷成一团顺手扔向远处,还故意散落了一两张粮票。两名伪军看到粮票和衣物,起了贪念,便分道去捡。魏中科趁着这个机会,一头钻进田边的坟地,趴在坟头后面,掏出手枪,瞄准那个落单儿的伪军开了一枪,伪军吓得转身就跑。
  魏中科长吁了一口气。突然一声枪响,他心头一紧,探头一看,正看到伪军的一颗子弹击中冀中军区干部的头部……
  “最难受的就是亲眼看着战友牺牲……”老人哽咽了,半晌无语。
  战友的死,让魏中科更加拼命地工作,他要帮他们完成未尽的心愿。那时的冀中军区是平原模范根据地,不少地方除了县城被日伪军占领,其他地方都已被八路军控制。魏中科常常需要策反游说伪军家属。这是又一个隐蔽的战场。
整整两年,魏中科没有在一个地方连续住过两个晚上。“睡觉前都需要一番布置,例如在屋外、门口、窗户边摆上易响的东西。”说到这里,老人嘴角上翘,有些得意,“我从未被‘尾巴’咬住过。”
魏中科两年走遍了一千多个村子。他已经记不清一对一说服了多少伪军家属,让他们加入抗联,成为潜伏在敌军中的内线。经过魏中科的努力,不少伪军不再为虎作伥:开枪时抬高一点枪口;抢粮时,提前通风报信;追捕游击队时,显得脚力不够……
  穿行在各村的魏中科,还发现了实用的新战法。他偶然听说磨头镇南营村打退过一次日伪军扫荡后,好几个月敌人都不敢再来骚扰,第二天,魏中科就赶去探个究竟。
  原来,村里的青救会负责人想出了一个“立体作战”的模式。村里,屋顶相连、地道相连、围墙留枪口。村民打完一枪,既可以从房顶的跳板迅速撤离,也可以躲进地道,神出鬼没。村里所有地道延伸至村外各个方向,所有围墙上都布置了射击孔,随时可以袭击日伪军。
  魏中科破例在村里住了三四天,观摩“立体作战”,随后几个月,“立体作战”被移植进十余个村子,日伪军进村骚扰的次数越来越少。
  为了方便工作,魏中科一度化名魏巍,直到解放战争期间潜入北平开展地下工作,才取了魏立人的名字,解放后改名魏立仁。
  抗日战争虽已过去了70年,但老人一直忘不了自己去过的那些村庄,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机会再回去看看。
  “团结,是团结,才让我们取得了抗战的胜利!”老人提高了声音,在他的心中,击退日本侵略者,普通百姓与军人一样居功至伟,这其中包括送儿上战场的母亲,掩护抗日力量的村长,还有发明“立体战”的村民……“全民抗战,是民族不屈的意志。”说起这些,耄耋老人,目光如炬。
                                                    (文/童曙泉)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