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张自忠部下老兵:鬼子再来我还打

 

 

【老兵档案】

姓名:雷富立
年龄:96岁
籍贯:河南濮阳
从军经历:17岁参军,“七七事变”后随张自忠、张克侠在湖北一带与日寇作战,历任排长、连长、副营长。期间29军改为59军,任180师538团7连连长。

【老兵故事】

  一栋老旧的单元楼,七拐八拐的藏在安阳老街,如果不是当地志愿者驱车,我们很难找到雷富立老人的家。一路上,志愿者向我们零碎的说起他,“老爷子当年很英勇”、“脾气好,待我们跟亲人一样”。
  进了门,志愿者说明来意后,老人颤巍巍拄着拐杖站起来,满脸笑意。老人爱干净,衣着整齐,身体尚好,但听力大不如前,精神时好时坏,只能零散地回忆起一些战斗细节。
  17岁那年,雷富立在父亲的要求下,虚报1岁年龄参军,入伍29军37师炮兵营。1937年“七七事变”,二十九军镇守南苑。日本骑兵在后半夜发起进攻,雷富立凭借自己的经验指挥身边战友,“我是老兵,听我的,鬼子过去咱先不打,回来再打!”就这样,日军试探火力时期,我军一个排纹丝不动,等日军返回时,雷富立和战友们开始扔手榴弹,炸到一片日本兵。据老人回忆,那场战斗十分惨烈,中国守军因火力不济被打散。
  七七事变后,雷富立所在的训练团被打散,历险回到部队后,他一直在兵站工作。1941年时在59军180师539团任步兵排长。
  在湖北枣阳与日军作战期间,该师40团包围了一批日军士兵,师部命令540团攻打歼灭包围中的日军,命令雷富立部与539团配合打增援的日军,这次阻击战非常激烈。战斗中,有个日军指挥官骑大洋马,可能马受到惊吓,向其阵地侧边一片竹林子里跑,当时战士们都打红了眼,雷富立不顾危险跳出阵地,向竹林追去,到竹林边上,抬手一枪,把这个鬼子打死,顺手牵回了鬼子的大洋马,就向阵地撤去。撤回来的路上又发现有几个日本兵,在稻田里慢慢地往阵地上靠近,雷富立当机立断开枪射击,消灭了这几个偷袭的日本兵,其余几人抱头鼠窜。
  雷富立当特务排长时,团长派其带领着4、5个人化装成老百姓去王家集侦察,当时不准带枪,每人只准带一个手榴弹,等侦察小组途径王家集时,发现日本鬼兵正在抢老百姓的东西,抓鸡,抢粮食,雷富立指挥士兵全部分开,从几个地方用手榴弹攻击日本兵,当场炸死六七个,侦察小组无一伤亡,全部安全回到团部。
  日本刚投降期间,雷富立已升任连长,其所部奉命转移。当部队行军路过湖北广水时,沿途一个村庄有个老百姓跑来说有个日本鬼子在拦路抢劫,雷富立闻听后,立即率队跟随这个老百姓赶赴现场,发现一个日本鬼子拿着枪,还牵着一只大狼狗,正在拦路抢东西,雷富立用手枪指着着这名日寇,用当时部队教的日本语命令这名鬼子兵:缴枪不杀,这个鬼子愣了一下,摄于雷富立的威严不敢反抗,乖乖的把枪出来,做了俘虏。
  曾一枪打死过日军指挥官,也曾凭敏锐的直觉指挥部队消灭过偷袭的日本兵,甚至还用日本语吓的敌人乖乖投降,但这些经历雷富立从前很少与人提起,因为“吃过太多亏”。从前,附近的邻居都叫他“伪军”,经常调侃他,他也曾因此屡受调查,于是刻意将自己的战斗经历“雪藏”,绝口不提。
  一年前,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的志愿者为老人送去一枚勋章,老人以为自己一生坎坷终于被官方承认,将其视为至宝,戴上就不愿摘下。也是从这时候,雷富立才开始与志愿者说起他当年的战斗经历,说起他如何英勇的打击日寇。 而在老人家里,一条带枪孔的军毯,他一直小心留到现在。
  虽然精神状况时好时坏,但听到有人唱当年黄埔军校的校歌,雷富立仍能只字不差的跟着唱下去。每次与人讲起他的参军经历,他总慷慨激昂:“鬼子再来我还打!”一旦说到自己营长被日军炸死的情节,老人似乎一下子又成了当年年轻的士兵,反复重复着“俺营长被炸死了……”随即泣不成声,那是军人才懂的情感。
                                      (文/郑琦琦)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