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艾成年:火药味盖住了尸臭味

 

 

【老兵档案】

姓名:艾成年
生日:1925年
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第8军103师308团4营4连3排
作战经历:龙陵松山滚龙坡、大垭口等战役

【老兵故事】

  眉山青神县的一家朴素的农家小院里,一个赤膊上身的老汉在正堂小屋内做着木工。屋内光线昏暗,只能看到老汉瘦弱的身影
  “来了?来,坐,坐!”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老汉转头招呼我们,挪着步子往门外迎。屋外的光洒在他的身上,嶙峋的上身,
还能看到隐约的伤痕。——老汉叫艾成年,今年90岁,是一名抗战老兵。
  1925年4月2日,艾成年出生于青神县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记忆中,艾成年的童年总是很“饿”,他经常要去乐山的大姑家做
活儿,“这样能吃饱饭”。15岁那年,“混饭”的日子发生了变故。艾成年在大姑家“被抓了壮丁”,对战争没有任何概念的乡村少年,被送到了云南,直面滇缅战争。
  “并不是一到部队就能见到鬼子的。”艾老努力回忆着当年的情形。据艾老讲,他先是从泸州坐船到了云南楚雄,被编入第二
军第九师,没过多久,就“水土不服,生病了。”待病情好转后,艾老又被转入第六军,在保山训练了半年多。“练步枪、机关枪,还有迫击炮!”说起枪械训练,艾老的调门不由得高了起来。
  在高强度的训练之后,艾成年被最终编入第8军103师308团4营4连3排担任机枪手,“终于让我见了鬼子的面”。
  1944年,整编完毕后的第11集团军辖“荣誉一师”第8军和71军的新编28师,开赴战略重镇——松山,艾成年随部队开始了真正
的战斗。
  松山战略要塞,“前临深谷,背连大坡”,扼滇缅公路要冲及怒江打黑渡以北40里的江面,掌握着怒江战场的主动权:进可攻
,退可守,还与腾冲、龙陵形成犄角之势,互相呼应。1942年5月,日军进驻怒江西岸后,将松山作为警备中心、进攻据点和防御支撑点三位一体的战略目标,开始阵地建设。至1944年5月,日军于远征军反攻前夕,完成了松山地区的准要塞式堡垒防御阵地体系。
  “防守做的再好,也要拿下啊。”艾老努力回忆着,他说,松山地理位置太特殊了。松山不克,滇缅公路则不通,反攻就无从
谈起。
  战斗打的格外惨烈。松山呈锅盖形的地势给了日军良好的视野,再加上优良的装备,我方士兵大多充当了人肉枪靶,超过7000
人死亡。“在滚龙坡,营长带着我们向前冲,只听得见炮弹的声音,只闻得到一股很浓重的火药味,漫天的黄烟,我什么也看不见。好多战友没走几步就变成了血窟窿。”艾老声音压得很低,“死的人太多了,到处都是炮弹,火药味盖住了尸臭味。”
  “这就是在松山受的伤。”
  仲夏的青神,太阳火辣。即便是坐在屋檐下,艾老还是汗流浃背。老伴连忙拿来湿毛巾给他擦身子。“这就是在松山受的伤。
”艾老边擦汗边指着肩胛骨附近的伤痕。
据艾老回忆,为了尽快攻下松山,士兵们会进行无数次的“死亡冲锋”。在一次激战中,艾成年被日军的扫射赶到了散兵坑,
只能等待间隙再次冲锋。时间过去了许久,密集的枪炮声渐渐停了下来,艾成年从散兵坑探出头来,正准备爬出去继续战斗,突然,日军子弹迎面而来,“嗖”的一下穿过了他的右肩。剧痛瞬间铺天盖地的冷汗也随之淌了下来,意识渐渐模糊。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保山第八野战医院了。”艾老说在得知“松山打下来了,日本鬼子投降了”后,他高兴得拍掌称快,
扯到了尚未痊愈的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
  日本投降后,艾成年要求退伍,国民党当局给退伍的士兵发放了回家的路费、路条、残疾证。艾成年拿着路费,步行回家。那
个时候,从云南到四川,要经过悍匪遍布的大凉山地区。“我遇到土匪了,抢我的钱。”艾老说到这里忽然露出了笑容,“没有都拿走,我还有一些钱放在斗笠里。”艾老说,他就是靠着“这点钱”,回到了青神老家,重拾种地的营生,娶妻生子。
  “我老伴很好。”不太会表达感情的艾老忍不住夸了一句身旁的老伴,“不嫌弃我个当兵的,一直都跟着我。”艾老瞅了一眼
老伴,透过厚厚的镜片,眼睛变成了一条线。在一旁的老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她介绍说,大儿子和小儿子都在外打工,留家的儿媳妇做了好吃的都会给我们端过来,在外地打工的孙女儿回来也会给我带礼物,“我的小曾孙已经上小学了”。老伴边说边冲着艾老笑。
  当问及艾老的故事有没有跟家里人“摆过”时,艾老的老伴说:“孩子们对这些不感兴趣,只知道他以前做过英雄。”
                           (文图/郭杨 采访/银幸团队)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