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巾帼军医:为战场负伤的战士流泪

 

 

【老兵档案】

姓名:周玉云
生于:1919年
祖籍:湖南长沙
部队:第三战区110兵站医院

【老兵故事】

  周玉云,1919年出生于长沙。老人一生遭遇坎坷,一岁丧母,七岁丧父,幼时由姐姐带大。1938年日军侵占长沙,战火纷飞中她和姐姐流离失所,不得已只能前往江西避难。当时仅19岁的她路过衡阳,看到黄埔军校的招生广告,便毅然报考黄埔军校立志抗日,后考取了黄埔军校七分校16期女生大队12中队。
  周玉云本想上战场杀敌,却因为女儿身被分配到了第三战区的110兵站医院,安抚一线伤兵。“这些伤员都是从一线送过来的,”老人说:“那真是惨不忍睹!有的没有手,没有脚,有的眼睛被炸坏了,浑身都是伤,有的还要锯腿,他们太可怜了!”周玉云提到这些场景,声音时时哽咽,让人不禁随之落泪。
  据老人讲述,当时面对直接从前线送下来的伤残病员,看到他们的苦痛,她基本上每天都是以泪洗面。老人说,看到战友备受折磨,自己当时也很想上战场报仇,她说:“我不怕死,打日本鬼子也不请功。”当时条件艰苦,但她一直坚持在前线安抚伤兵。
  周玉云老人说,她照顾的这些伤员很多无家可归,父母妻儿都被日本人所杀,心中只有保家卫国的念头,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有一位上海的伤兵和我说,曾经他亲眼看见日本人把他儿子用刺刀钉到墙上,把他爱人侮辱并杀掉,他对日本人仇深似海,一直问我们什么时候能重新上前线”。周玉云老人说这样的伤兵太多了,战场上危险随时有可能发生,负伤下来的伤员却还想着能重回战场,安抚的人员听了都不禁落泪。
  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好,麻药供给稀少,要赶上夏天,伤口都化脓溃烂,那些伤员都是钻心的疼。很多伤员需要截肢,没有办法只能直接拿锯把两条腿都锯掉。老人在前线安抚救治伤员期间,经常会因为伤员的悲惨遭遇以泪洗面。
  当我们送上了2000元的慰问金,把由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民政部优抚安置局、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和华夏慈善基金联合印制的抗战纪念勋章给老人戴上时,周玉云老人家看着沉甸甸的勋章说:“不敢当,我不请功。”
  抗日战争结束后,周玉云到了湖南长沙与丈夫团聚。丈夫是榴弹炮营指导员,当时负责接收日本营房。周玉云本以为,从此可以幸福的生活了,但内战开始爆发,夫妻二人不愿意看到同胞互相残杀,毅然请辞,定居常州金坛市,一起回乡种地。
  周玉云老人如今身体依旧很硬朗,耳聪目明,这位19岁便考入黄埔军校,立志到前线抗击日本入侵的巾帼英雄,如今依旧保持着军校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家中布置得简朴整洁,说话办事爽直利落,已经96岁高龄依然坚持读书看报,关注国家大事,我们在老人家中看到了成摞的旧报纸。老人一生教过书,种过地,收入不多,却能够安贫乐道。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