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川军老兵回忆:逃兵会被剥皮活埋

 

 

 

 

【老兵档案】

姓名 刘道明
生日:1924年5月18日(农历)
籍贯:常德桃源
现住:常德桃源漆河镇六角堰村3组
部队:先后在44军 、74军当步兵

【老兵故事】

  眼前这位老兵,面色黝黑发亮,头戴一顶长帽檐的红帽,上面印着“向抗战老兵致敬”字样,黑色的短袖对襟衣服的左胸上,挂着4枚各种形状的章,初看,会以为他战功赫赫,挂满勋章,细看才会发现,这4枚章全是最近两年有关部门或组织赠送的“抗战老兵纪念章”。
  2015年5月25日上午,我们“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一行驱车来到常德市桃源县漆河镇六角堰村探望这位抗战老兵时,一见面,
就被这位91岁高龄的老人硬朗的身体、洪亮的声音所折服。
  问他,你是哪年参军的,他高声回答:1940年呀。再问:在哪个部队?他立马回答:44军,四川军。
  两句话一说,我们就更乐了,笑着问:老人家,你怎么知道是四川军呢?他哈哈大笑:一听,都是说的四川话,还不知道这是
四川兵吗?为了核实他胸前的挂章,特地问了一句:你在部队当过什么官?得过什么奖?他非常坦诚回答:我没文化,不能当官,当官的都是在黄埔军校读过书的。也没得过奖,就是一般的兵。
  然后,老人就一口气,给我们介绍了他的从军经历:“我1940年2月参加44军,当步兵,先在湖北茅草街,在那里,能看到河对
面的日本兵,我们的任务就是挡住日本兵。不能让他打过来。后来,到了宜昌,和日本兵打了一仗,因为,我们的条件比较差,是用的汉阳步枪,经常卡壳。日本的枪比我们好的多。我们的机枪,一次只能打20多发,日本的机枪是‘哒哒哒’连续射”。老人边说,边举起双手作持枪扫射状,“敌人飞机飞来了,我们就拿起汉阳枪打飞机,那只能是吓唬日本鬼子。后来,我们又退到江北渡,隔江打仗,在湖北老院子我们开始挖坑,防止日军坦克进入。再后来,我们又去到黄山头,又退到湖北闸口,日本兵追到河边,我们班11个人坐木筏过河,都没死。那些没过到河的就被日本兵打死了,有的在河中间,也被日本兵打中枪掉到河里死了,后来,我们就退到到湖南常德,到了常德,我就转到了74军,先在大西门一带挖战壕,做准备。”
  我们一听,有些不解,就问他:你在44军和战士们相处不好吗?他急忙摇头:不是不好,那些四川人都很好,我们班长叫张玉
全也是四川人,人很好,每次打仗都冲到前面,对我和士兵也很好,还经常在晚上给我们盖被子,我们川军兄弟很团结。
  问他现在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他仰头想了想,就讲了两件事:“在部队,我们带着汉阳步枪,要求枪在人在,人亡枪也要
在。有次,在战场上有个士兵被日本军用刺刀把手刺穿,在下战场时他把枪交给了班长,战斗结束后不知怎地枪丢了,于是这个士兵就被枪毙了。还有一次,战斗打完,死了不少的兄弟。我被分配去打扫战场,2个士兵用两根木头抬一个死了的士兵,抬的时候苍蝇都跟着跑,所以我们想办法撒石灰赶苍蝇。当时有3个新兵听着枪声,看着死了那么多弟兄,害怕得不得了,于是找了个机会逃跑。很快就被哨兵发现,最后跑脱2个,抓回来一个,把他绑在树上,长官让全连集合,让所有的士兵每人在他身上划一刀。那个人死的时候眼睛瞪得老大老大,全身的皮都被活剥下来了。军官说‘你也不抗日,他也不抗日,都不抗日谁来保国!’”
  讲到这里,这个老兵又补充讲了一个情况:部队对新兵和老兵处理不一样,新兵逃跑是剥皮,如果是老兵逃跑被抓回来,就是
叫他自己挖坑,跳下去活埋。
  讲起在安江打的一仗,老人十分高兴,他边说边比划:“那一仗,有美国飞机支援我们,丢燃烧弹炸日军,我们就摆‘丁字形
’布条,给友军飞机找到目标,敌人在哪面,我们就把军旗放在丁字型的那一面,飞机看见了,就会向那一面投炸弹,以免误伤自己人。”
  问及在战场上所遇到的危险,老人说“每次和敌人面对面拼刺刀,都很危险,你不刺死他,他就要刺死你,所以,我每次都是
使劲打,才能保住自己。”
  老人清楚地记得,一次最惊险的战斗。那次与日军交战,他们是一个营300多人,最后只剩约100人,战事非常激烈。日军一枚
炮弹在他附近爆炸,他亲眼见到炮弹片飞过来把旁边1米左右战友的头颅切断了,只见那头颅滚到了战壕的另一边,有10多米远。当时鲜血溅到了他的身上,一块弹片炸到了他的脸上,打伤了他的左脸。他边说边用手给我们比划他脸上的伤痕处。那镇静的神情仿佛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后来,他到了东北,右腿负伤,就离开部队。1950年回到家乡。
  问到现在的生活,他拉了拉坐在一旁的88岁的老伴的手,说:我们现在的生活很好,经常都有人来看望我们。他边说边指着陪
同我们的常德市1+1爱心联盟的志愿者徐俊说,被子、电视、还有吃的都是他们送的。他还十分高兴地说起去年他九十大寿时,民革常德市委送了一台液晶电视机,民革桃源县委送了一台电风扇,常德1+1爱心联盟的12位志愿者每人凑了100元,给老人包了一个大红包。看得出来,两个老人的眼中都充满感恩和知足。
  整个探访、聊天,这位抗战老兵都始终满面含笑,精神充沛,说话坦率、真诚。毫不觉得他已是91岁高龄。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