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顾理昌:奔走十载为牺牲战友讨名分

 

 

【老兵档案】

姓名:顾理昌
生日:1925年8月16日
籍贯:江苏海安老坝港镇顾陶村
参战经历:1940年至1945年,在江苏东台县从事敌后抗日武装斗争。

【老兵故事】

  飘雪的荒原上,有一座嵌着红色五角星的坟冢。谷子地站在坟前,他终于听到了那通集结号,证明他和牺牲的兄弟们是战斗英雄的解放奖章已捧在他的手中。奔走10年,谷子地终于为弟兄们讨回了说法,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哭,却没有眼泪,眼前浮现的,是47个兄弟活着时的样子……
  电影《集结号》就此落幕。这,并非艺术的虚构,现实生活中也的确发生过这样悲壮的故事。
  午后,北京西三环路上车水马龙,附近首都师范大学家属院里则一片宁静。家属院中的一处民宅里,已90岁高龄的顾理昌坐在
窗前,享受着阳光。这位老人,就是一位“谷子地”,他为了给牺牲的战友讨回“烈士”的名分,奔走了10个春秋。
  一切得从2001年的清明节说起。
  那一年,顾理昌的老家——江苏海安老坝港镇烈士陵园建成。顾理昌很高兴,筹建陵园时,这位自老坝港参加革命的老人帮着
跑了很多手续,还自费从山东买了白色石碑。但当他走近烈士纪念碑时,他的心突然之间被刺痛了,因为他没有找到那些熟悉的战友的名字。
  自此,顾理昌踏上了为战友们讨说法的征程。
  讨说法,并不顺利。在查询相关档案中,他找到了24名烈士的档案。顾理昌原本以为,有了档案的证明,战友的名字可以名正
言顺地刻在纪念碑上。但,现实并不是这么简单,很多部门担心,如果承认这24位烈士,他们的家属肯定会找过来要待遇。顾理昌闻听,勃然大怒:“为啥怕家属找?难道他们的命不值钱吗?!”
  5年过去了,事情还没有结果,顾理昌的心中总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那年的一个晚上,顾理昌做了一个梦。
  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朝前走,队伍里有一个人扭头冲他笑。那是乔四,1944年,是顾理昌鼓动他参的军。顾理昌大声地喊着乔
四,可乔四不答应,只是朝前走。顾理昌追上前去,一拍乔四的肩头,乔四转过头,瞪着一双大眼睛,脸上带着狡黠的笑,这笑顾理昌太熟悉了,平日里,乔四从他这儿抢烟成功,就是这样的笑……
  “乔四”“乔四”……顾理昌喊着,从梦中惊醒。望着四周的黑暗,他才想起,乔四的生命已经永远定格在21岁,还有吴国梁
,还有游击连连长申必恭……他们都已为国捐躯。
  “我要是给他们讨不回‘烈士’的名分,死后,我怎么去见他们?”顾理昌问着自己,泪流满面。
  泪眼朦胧中,顾理昌的思绪回到了上世纪30年代。那时的江苏海安,战火连天。
  顾理昌出生在海安老坝港镇顾陶村一个崇尚文化的家庭,六七岁时,他就被送到顾庄学堂念书。1939年,顾理昌14岁,由于成
绩优秀,顾庄学堂校长把他送到浒澪镇高级小学插班,这改变了顾理昌的一生。在浒澪镇高级小学,顾理昌开始接触新知识, 学唱救亡图存的歌曲,学校高墙上写着“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的标语,抗击侵略、保卫家园的念头,慢慢烙刻进顾理昌的内心。
  1940年10月,新四军东进,来到顾理昌的家乡。11月,浒澪小学成立了儿童团,顾理昌成为儿童团团长。“我从小胆子大,老
师一招呼我就参加了,并且不久就入了党。”顾理昌说着,眼里的兴奋一如少年时。
  在少年顾理昌的眼里,跟着新四军,不仅能上阵打鬼子,而且新四军官兵说话和气,不打骂百姓,是为穷人做主的军队。
  当时,大名鼎鼎的粟裕就住在邻村。1941年春天里的一天,顾理昌有幸见到心目中的英雄。
  “师长好!”顾理昌冲粟裕九十度鞠躬。粟裕知道顾理昌,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好!好!你年岁小,好好进步,将来不
可限量。当前我们要军民团结,抗击日本,你是党员了,要战斗到底,将来建设新中国。”粟裕的这几句话,顾理昌至今铭记,他说,这是鞭策他一生的教诲。
  也正是粟裕的这几句话,使还未满16岁的顾理昌决定了一生要走的道路,此后数年,无论敌后斗争多么艰苦,生死存亡之时,
他都没有动摇过。
  顾理昌想参加革命,起初母亲并不支持。顾家有两个儿子,顾理昌的大哥已经跟着共产党了,母亲舍不得再让顾理昌去冒险。
可顾理昌一再坚持,母亲只好同意。此后,两个儿子连年征战,老母亲受了无数惊吓,流过无数眼泪,度过了无数不眠之夜。
  1941年秋天,日伪军开始大扫荡,占领了苏中所有县城和集镇,顾理昌的家乡也成为敌占区。明里,他是顾庄小学的老师;暗
里,他是浒澪乡的党支部书记。白天教书,晚上联络支部党员,收集情报,贴抗日标语。
  后来小学被伪军拆了去修碉堡,顾理昌也成为浒澪乡农抗会主任,发展党员,进行游击战。他拥有了自己的手枪,并且跟县里
派来的短枪队一起,消灭汉奸,清除日伪军在乡间布下的眼线。
  敌后抗战的艰难,旁人很难想象。顾理昌曾和3名战友遭遇过上百名伪军的追捕。
  1943年四五月间,顾理昌和短枪队另外3名队员要过栟茶至丰利的日伪汽车公路执行任务,当时已是傍晚,顾理昌等人选择的地
点,距离公路两头敌人的碉堡都有近十里,他们算计着不会有敌人经过。4个人拿着武器,顺着一条小路逼近公路。走到距离敌人公路约40米的地方,3个穿着黄衣服的伪军突然出现,四目交汇,敌人一脸惊愕。“哒哒哒——”敌人率先开火,子弹射在两侧的水渠里,噗噗作响。
  “还击,不打撤不下来!”顾理昌和战友们举枪还击,且战且退。枪声惊动了伪军部队,上百伪军出动,追捕顾理昌等人。所
幸,顾理昌他们已经跑远,躲过一劫。
  再大的艰苦,也比不上痛击敌人的畅快。
  这一年的夏天,东台县民兵总队发放了一批自制地雷。顾理昌所在地区的民兵队也分到了几枚。大家摩拳擦掌,要请敌人好好
尝尝这滋味。
  虽然已过去了70余年,顾理昌依然记得埋设地雷的每个步骤。
  埋地雷是在一天夜里,顾理昌和几个民兵带着挖土的铲子,运土的笆斗,用来挡光的衣服,薄盖板和支撑盖板的小棍,在鬼子
的必经之路上挖土布雷。先挖土,再埋地雷,做好盖板,铺好浮土,运走余土……很快,地雷布好,几人埋伏在附近,负责警戒,防止野狗和过路人误踏地雷。
  第二天上午10点多,日军终于出现了。最前面是一辆汽车,由栟茶开往丰利,车轮正好碾上了地雷,“砰”的一声巨响,日军
的汽车不动了,后面步行的日寇立刻卧倒,日军的一匹战马受惊,旋风似的往农田中跑,马背上一个带着指挥刀的日军军官被掀翻在地。
  日军四下搜捕,没有头绪,只好修好汽车,继续前行。待日军走远,顾理昌摸过去看,地上留下了两摊鲜血。那匹惊马,也被
民兵捉住,送往三仓东新四军一师师部。“日寇的这匹马,算是阵前起义,弃暗投明,为反法西斯战争出力了。”顾理昌说着,哈哈大笑。
  “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敌占区是漫长的黑暗,没有坚强的意志是坚持不下来的。”顾理昌渐渐收起了笑容,声音低沉下来。
因为他是共产党,他家里的5间草房被日伪军拆毁,全家妇孺无家可归,东家住一天,西家借一宿,熬了5年之久。1943年,伪军一个排到顾家庄抓捕顾理昌,没捉到他,就把他的父亲拖到南边田地里刺了7刀,背上两刀,头上一刀……
  终于,战争结束,新中国成立,顾理昌调至北京。和平的日子里,顾理昌没有淡忘战争,从北京联合大学副校长的职位离休后
,他每年都会让老伴或女儿陪他,回海安老坝港镇看看。“去看看兄弟们。”顾理昌的眼里又泛起了泪光。
  他忘不了乔四,忘不了老申,更忘不了自己要为兄弟们讨回“烈士”名分的承诺。
  南通、海安、如东、如皋、东台……已至耄耋的顾理昌不顾年事已高,与老坝港镇的工作人员多地走访,查阅档案;寻访烈士
健在的旁系亲属……
  又经过多年的努力,24位烈士的情况终于查实,资料足有几尺厚。
  2011年的清明节,顾理昌再次出现在老坝港镇烈士陵园。民政部门批准了续补24位烈士的请示,纪念碑安放仪式再次举行。
  当时,顾理昌已86岁,他在女儿的搀扶下给烈士们敬献了花篮。顾理昌扶着墓碑,老泪纵横,苍老的手指划过那新刻上去的名
字,像是轻抚兄弟们的脸。这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是一个为国捐躯的忠魂。
  “申必恭,他老家在旧场镇,比我大七八岁,还是个知识分子,1941年就是区游击连长,在日伪军大扫荡前,他在红土地庙西
南荒田里不幸落入反动武装大刀会手中,竟被敌人用铁叉活活戳死,头颅还被割下,挂在土地庙前……”
  还有乔锦圣。“就是乔四,他个子高,跑得快,打敌人时总冲在前面,撤退时,又走在后面,掩护战友。中弹牺牲时,他才21
岁……”
  还有蔡其银……
  “何处吊忠魂,君子怅忧、吾庙前庭。申公犹在、笑语无闻,率我同仁,怒把刀会恨,欲相逢,除非梦里三更……”顾理昌轻
轻地哼唱起一首歌,这是当地百姓传唱的挽歌,名叫《吊忠魂》。
  “欲相逢,除非梦里三更,梦里三更……”顾理昌一遍一遍重复着挽歌,泪如雨下。
                             (文/方芳)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