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老兵曾写信给党请求确认身份

 

 

【老兵档案】

姓名:陈模群
生于:1922年
籍贯:浙江杭州
从军经历:1939年加入陆军汽车兵团,后在缅甸腊戌往国内运送弹药、油料等军用物资。

【老兵故事】
  这是一封整整九页纸的信。
  信封没有封口,上面也没有地址和邮票。这封信在陈模群家的抽屉里,已经静静地躺了10年。
  2005年,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83岁的陈模群提起笔,写下这封信:“我1939年4月参加抗日战争,抗战8年我亲
历了6年半。参加抗日时才17岁,当年的青年小伙儿,现已白发苍苍、风烛残年……”
  信是写给单位党支部的,陈模群提笔时就一个念头,希望组织能确认一下,自己算不算参加抗日战争的老战士。但老人写完信
,并没有寄出,喃喃道:“算了,不寄了,我是从抗日战争中万幸存活下来的人,不应该再有这种私念……”
  这10年间,陈模群无数次打开这封信,上面的字迹渐渐模糊,而70多年前的杭州、滇缅越来越清晰……
  1937年,陈模群15岁,这是他刻骨铭心的一年——一直疼爱他的妈妈因难产离他而去;宁静美丽的杭州惨遭战火;他不能再上
学,只能没日没夜地逃难……
  那一年的8月13日,“八一三事变”爆发,日军飞机开始轰炸杭州笕桥机场。杭州城里一家专卖红白喜事帐子的小商店里气氛紧
张,大人们表情严肃,谈论着时局,家里的男孩则拉开窗帘,好奇地望着天上的飞机。
  这个男孩就是陈模群,他很快就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
  中国军队击落一架日本飞机,遭到日军的疯狂报复,战火蔓延到了杭州城。城里一片混乱,到处是逃难的人群。父亲也匆匆收
拾了细软,准备出城避避。因父亲续弦,父子产生嫌隙,陈模群并没有跟着父亲走,而是躲到了姑父家。
  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姑父家和陈家只隔500米,陈模群想家了就溜回去看看,虽然大门紧闭,空无一人,但熟悉的味道依
然能给陈模群以安慰。
  淞沪会战持续了3个月。那年冬天,日本军队从杭州湾登陆,杭州沦陷。陈模群不得不告别家乡,跟着姑父逃难。
  这是陈模群第一次离开杭州。一路上,到处是背着大包小包的逃难者,“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同学们,大家起来,
担负起天下的兴亡”……人群里不断响起《大刀进行曲》、《毕业歌》……满目疮痍,山河破碎,15岁少年的心中,升腾起了一个念头——参加抗日。
  陈模群跟着姑父一路逃到浙赣边境的广丰县,暂时安顿下来。邻居是一个大户人家,听说陈模群他们来自杭州,十分热情地招
待他们。邻居家里有很多藏书,陈模群每天都躲到他家去读书,在这里,他知道了鲁迅,读到了《呐喊》和《彷徨》,他不愿在沉默中灭亡,期待着自己能有机会爆发。
  一年多之后,机会来了!
  1939年3月,报纸上刊登了陆军汽车兵团招收驾驶兵的消息,陈模群决定到金华报名参军。姑父虽然不舍,但最终选择了支持,
还给了陈模群20元路费。
  “老理儿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可国难当头,好男就得当兵!”老人的南方口音仍然十分浓重,此时骤然提高音
调,银白的美髯不住抖动,两眼洋溢着光彩,仿佛自己还是当年那个义无反顾投军抗日的热血青年。
  汽车兵由于是技术兵种,要求很高,要考语文、数学等文化课,一直坚持读书的陈模群顺利通过考试,成为陆军汽车兵团的一
员。“我们一入伍,就是上等兵。”老人嘴角上翘,难掩得意。那时,中国军队汽车少,几百万军队就只有这惟一的汽车兵团,汽车兵和飞行员一样金贵,所以汽车兵团的新兵,也享受上等兵待遇。
  陈模群并没有被分到汽车组,而是被派到桂林学习机踏车(三轮摩托车),汽车组则前往贵州汽车训练营学习驾驶汽车。
  陈模群有些失望,他特别羡慕去学开汽车的战友。部队一有汽车进出,陈模群只要没有任务,就缠着司机,熟悉汽车的结构和
零件,他盼望着自己也能有机会开上汽车。
  1940年的冬天,大后方也不再安宁。日军派出飞机轰炸重庆。匆匆结束集训的陈模群被分配到机踏车传令队五分队,每天骑着
摩托车,载着传令人员,在重庆和各大战区之间转送公文。在路上,只要一看到卡车和吉普车,陈模群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真羡慕啊!
  直到1941年2月,陈模群终于开上了汽车,但也脱掉了军装。经人介绍,他来到中国运输公司渝筑处松坎保养场当助理员。
  松坎,位于贵州北部,是黔北大门的“门槛”。想越过这道“门槛”,就得翻越曲曲折折32道弯的遵义娄山关盘山公路,奔行
在这条公路上的货运和客运长途班车经常发生事故,陈模群的工作,就是开着抢修车随时救援抛锚的班车。
  陈模群的人生与抗日战场的联系并没有中断太久。这一年,日军占领香港和越南,切断了中国与外界沟通的两条通道,滇西人
民用血肉筑起的滇缅公路成了中国抗日战场惟一的生命线。此时,滇缅铁路督办公署成立,大批招员,全面为抗战服务。
  陈模群所在的运输公司成立了4个大队,两个大队在缅甸腊戌,两个大队在国内。陈模群所在的第一大队在国内,他承担管理器
材收发的任务。
  汽车工业的发达与否,直接关系到部队的机动能力,也直接影响部队的持续作战能力。遗憾的是,70多年前的中国,汽车少之
又少。一项统计显示,1937年时,日本一个师团拥有500余辆汽车和货车,而中国军队一个师的汽车数量为0。
  想想看,因为没有汽车,中国军队经过徒步行军,已显疲态,抵达战场,又要紧急挖掘各种工事,每名士兵只能携带少量弹药
投入战斗。而对手体力充沛,又拥有汽车送来的源源不断的给养,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更糟糕的是,没有汽车,国际援助也无法通过滇缅公路运到抗日战场。因此,汽车成了国际援助的首要物资。
  当时,美国和国际友人援助的汽车,需要先拆成零件运到仰光,再进行组装,然后由当地华侨组织的司机将汽车从仰光开到腊
戌,交给中方,等待国内派司机接运回国。
  “我会开车,我去!”陈模群自告奋勇,经过大队批准,他被调到中央信托局腊戌车辆场。陈模群又踏上了抗日战场,任务就
是到腊戌接车,再交给国内接收人员。
  每天,他都站在路口,面向仰光的方向翘首以盼,盼着组装好的卡车快点开过来;卡车来了,他尽快办好所有交接手续,盼着
卡车能快点奔赴前线。从等车来,到送车走,陈模群总是紧绷着一根弦,仔细检查车辆性能,精心保养、看管车辆,生怕出什么意外,耽误支援前线。
  每每看到有中国军人前来接车,陈模群的心里就一阵激动,他知道,眼前的这些车,即将满载着弹药、油料等军用物资,开上
前线,补给部队,“我这也是为抗日出力,看到他们来,我就坚信,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仗。”两个多月,陈模群和两名同伴一共接收并向国内转运1000多辆美式卡车。
  这两个月,前线战事频繁。1942年4月底,日军从泰国侵入缅甸,切断了远征军的后路。很快,日军攻到腊戌。陈模群等人紧急
撤退。5月2日退到畹町,第二天退到保山。
  日军飞机接踵而至,轰炸保山。炸弹落在公路两边,爆炸掀起黄土,战火映红天际。陈模群驾驶着汽车,在炮火中穿行,汽车
上装着汽油,一旦被炮弹击中,将车毁人亡。陈模群不想放弃这车油,他想赶紧找个隐蔽的地点躲起来。
  但天不遂人愿。一架日军飞机发现了他们,径直冲汽车飞来。陈模群忍痛放弃,他猛地推开车门,跳入路旁的水沟,就在他跳
离汽车的瞬间,日军飞机扔下了炸弹,轰炸掀翻了汽车……
  陈模群与死神擦肩而过。
  5月5日,芒市附近一座横跨怒江的铁索桥——惠通桥被日军炸飞,滇缅公路断了,援华物资只能通过驼峰航线进入中国。
后来,陈模群辗转于成都、昆明之间,管理着车辆材料,继续为前线运送物资出力,直到抗战胜利。
  “这是全民族的胜利!这是用3500万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老人的眼中泛起了泪光。
  抗战胜利后,老人辗转来到北京。他对自己的生活要求不高,却经常关注抗战老兵的命运。“我知道有些老兵生活困难,心里
特别不是滋味儿。”老人的声音低沉下来,银须轻颤,“那些老兵,应该得到尊敬和帮助。”
  窗外,天色已暗,老人叠上信,重又装进信封,“这是我一辈子的骄傲,这段历史留着自己回味就好。”老人捏了捏信封,拉
开抽屉,郑重地将信放进抽屉的最深处……
                             (文/骆倩雯)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