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老兵寻找迁往台湾妻儿六十载

 

 

【老兵档案】

姓名:陈瑞麒
生于:1920年
从军经历:1937年考入黄埔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警卫团任排长。

【老兵故事】

  这是95岁的抗战老兵陈瑞麒与妻儿分开的第66个年头。
  1949-2015,长达66年的岁月里,他一直在自责:当年为何要让妻儿两人先赴台湾?临行前他为何不多留一件信物?为何没照顾
好他们?
  见到我们时,电话里原本清醒冷静的老人情绪有些失控,苍老的脸上满是隐忍的失落:“你们来帮我找儿子吗,我儿子找不到
了,找不到了……”
  1948年,是陈瑞麒生命中重要的一年。从东北家乡入关参军的第11年,他在苏州的一间台球社里遇到了当地“浦荣房”熟食店
19岁的独生女儿浦杏珍。
  彼时,陈瑞麒已经是国军总裁警卫师任政治部主任,负责警卫国军领导人的安全。“啥爱情,做个伴儿而已!”尽管嘴上这样
说,老人还是难得的笑了出来。上了年纪以后,他对从前的事记得反而愈发清晰。
  那时他一心想着战争结束后返回东北故土。“七七事变”后便离乡入关,三年黄埔军校、五年抗战戎马,掐指算下来他已在纷
飞的战火里漂泊了10多年。尽管只有27岁,陈瑞麒却觉得自己已堪破生死。
  浦小姐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出现,给陈瑞麒的生命中添了一点绮色。在老人的记忆中,浦小姐读过些书,喜欢摆弄一些绣花
女红,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子。
  战争时期,每个人都是无根飘萍,任凭命运摆布,情感与婚姻也简单朴实,“有个伴儿”就是最奢侈的幸福。认识后不久,两
人结为连理。一年后,妻子为他产下一子,陈瑞麒为孩子取名“陈少麒”,“我是老的,他是小的,一老一少撑起这个家。”
  小少麒出生这一年,蒋介石下野,回到家乡浙江奉化,陈瑞麒亦携家眷迁到奉化。
  “我是打过日本人的!”养老院狭窄的小屋里,陈瑞麒的话掷地有声。
  1940年从黄埔军校毕业后,陈瑞麒被分配到了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警卫团。因为不能上前线,他沮丧了很久。可今天谁若说警
卫部队没打过鬼子,老人会非常不悦。
  “这就是小日本给我留下的。”说罢,他卷起裤腿,展示小腿上的一处伤疤。1942年在浙江金华,陈瑞麒的部队曾与日军正面
遭遇,我方占据了有利的高地,但日军来势凶猛。陈瑞麒腿部中弹,留下这个伤疤。
  这些故事,当时他很少对妻子讲,有些大男子主义的他认为打仗是男人的事,且那时侵略者早已投降,而内战正酣,国军的溃
败之势已成定局。
  1949年儿子刚会爬时,国军内部下达命令:要求军官将家眷迁往台湾。这样的举动,名为保护军人家眷,实为一种控制。陈瑞
麒服从部队安排,带着妻儿坐汽车从奉化到达上海。
  在上海十六堡码头,一身戎装的陈瑞麒作别新婚不久的妻子和襁褓中的儿子。临别,两人买了两条同款的金项链作为信物,配
以心形吊坠,吊坠内还放了彼此的照片。
  陈瑞麒未曾想到,这仓促的一别竟再无相见。“如果知道,我肯定不会让他们娘俩这么草率地离开,就算离开也会多留点信物
,我没想到啊!”今天的老人每提起此事,便会陷入自说自话的后悔。
  1949年,陈瑞麒并没想太多,妻儿离开他反而放心了不少。随后,大陆解放,他以战俘身份辗转多年。直到1976年,才得以返
回家乡葫芦岛。
  彼时,国家逐渐走出桎梏,陈瑞麒开始寻找妻儿。上世纪50年代,还在监狱的老人曾收到过妻子从台湾高雄寄来的一封平安信
,可他没等仔细看便被人收走。
  茫茫人海找寻两个人并不容易,何况他在特殊年代里扔掉卖掉了所有与军旅生涯有关的物品,包括那条带着妻子照片的项链—
—那是他与妻儿最后的联系。
  一晃几十载,陈瑞麒在东北再次成婚,生儿育女。但老人从未停下过寻找妻儿的脚步,多年来他动用所有的人际关系,希望能
获得哪怕一点关于妻儿的消息。
  造化弄人,66载——壮年到耄耋,老人始终没有再获得亲人的任何消息。有人猜测他的妻子也许改嫁,儿子也随了他人姓;也
有人说没准娘儿俩怨你没和他们团聚,故意躲着你呢;甚至有人告诉他,也许战乱年代孩子早夭,不如放弃吧……陈瑞麒都默默的听着,默默的  接受,然后接着托人打探消息。
  几年前,身边的儿女都先他而去,老人不想拖累孙辈,住进了老年公寓。
  他推测,多年过去,妻子浦杏珍(又名浦兰芳)应该早已离世,儿子陈少麒(又名陈小麒)若还活着,今年也该有65岁。陈瑞
麒不敢想老天爷还会给他多少时间,找到儿子,有生之年再抱抱自己的亲生骨肉,就是他风烛残年最后的心愿。
  说到这里,老人突然意兴阑珊,颤抖着站起来赶我们走,口中还嗫嚅着:“你们都走吧,走吧。我还能活几年,听不到也走不
动,去哪也找不到儿子了喽……”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