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抗战老兵批抗日神剧歪曲历史

 

 

【老兵档案】

姓名:钱青
生日:1917年12月
籍贯:浙江杭州
现住:浙江杭州
部队:国民革命军第26集团军第75军第6师中尉炮兵连长

【老兵故事】

  “你无法想象吧?”故事间隙,98岁的钱老常常这样问道。在杭州市区豆腐巷一间12平米的小房子里,他一遍遍地回忆着、讲述着70年前亲历过的那场战争。穿越世纪,年将至百,老人“不怕死亡,怕被遗忘”。
  98岁了,钱老的听力不不如前,跟他聊天要凑得很近、说很大声。今年,他的腰椎不好,骑不了自行车了,看电视也总会打瞌
睡;但他常年穿白衬衫、黑皮鞋,出门要戴礼帽,走路时腰挺得很直……军官和名门子弟的气派清晰可见。
  钱老,名叫钱青,1917年12月出生在杭州,黄埔军校第16期炮科学员,国民革命军第26集团军第75军第6师中尉炮兵连长。75军
是“浙江子弟军”,在抗日战争中功勋卓著,先后参加过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鄂西会战和常德会战。
  名门之后,十岁丧父 敌寇入侵,偷偷从军
  钱青的父亲钱骏曾参加辛亥革命,是杭州敢死队成员,后在北伐战争中牺牲,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那年,钱青十岁。
  “父亲死后,政府给了一笔抚恤金,许多朋友捐款资助。”钱老说,他家在现在的杭州北山路曲院风荷附近,总面积达1600平
米,隔壁是袁世凯的别墅。
  1936年,19岁的钱青从浙江省立高级中学毕业,考入上海同济工科专业。
  他说,根据他既定的人生规划和走向,他这辈子或许会是一名工程师,或许会是一名老师。然而,第二年“七七事变”爆发了
,20岁的钱青随学校迁到了武汉。“如果年轻人不参军打仗,哪个去打仗?”他瞒着母亲投笔从戎,成为黄埔军校第16期炮科成员。
  经过两年的军事训练,1940年,他被分配到他父亲当年任团长、由浙二师演变而来的国民革命军第26集团军第75军——一支基
本上由浙江籍战士组成的军队。
  “鬼子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有着自杀式的疯狂”
  一寸山河一寸血,战争远比钱青想象中残酷。
  “大型战役都是炮兵先开炮,双方炮弹往来一番后,步兵出。”钱青至今还能清晰地记得,有一位步兵兄弟在上前线时向他挥
手告别的场景,“我们约了晚上一起喝酒,但是,战争结束后,勤务兵抬回了他的尸首。”“牺牲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事,就像现在开店一样平常。”
  在亲历过那场战争的钱青看来,神化抗日英雄、“弱智化”日本鬼子的抗日电视剧歪曲真相:“抗战年代是很艰苦的,黄埔军
官也不例外,根本不像电视里那样高头大马、穿着呢子大衣、蹬着马靴。而且日本鬼子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有着自杀式的疯狂。”他在本子上画起了日军在宜昌的“密支那”攻势,“日军的碉堡建立在地面之下,钢筋混泥土结构,前面一个大堡垒,后面连着三十多个小堡,各堡垒之间有地道相连。”
  这种攻势易守难攻,国民革命军深处宜昌山区,只有小山炮,根本轰炸不动钢筋混泥土的堡垒,只能靠步兵冲锋肉搏,战士死
伤无数场,日军让尸体一直挂在堡垒上。
  堡内的日军脚踝上都绑着铁链,与地钉在一起,“只能战死,不能逃离”。“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不是随便说说的。”钱老
感叹。
  战火的磨炼,让年轻的钱青迅速成长,1942年至1943年,钱青先后在陆军大学和机械化学校进修,并在部队担任炮兵参谋和炮
兵连长。“作战苦,生活也苦,没有米吃,就吃杂粮;受训到城镇上,从来不敢下馆子,百货店也不敢进去,买支牙膏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
  “我活着是为死去的战友说活”
  因为父亲的关系,国民党内很多高官都把钱青当亲侄子一般,讨论国共局势时也不刻意回避他,他早早就知道,内战是非打不
可了。
“我想如果我一炮一枪打了以后,死的是中国人。这哪是光荣?与我参战的初衷不符。”于是,抗日战争一结束,钱青就以职
业军官的身份从湖北前线回到杭州,被分配到勤联总部浙江省供应局,分管军械弹药库。两年后,他娶了位杭州姑娘,日子安稳、小康。
  1949年,全国解放,新中国成立。他带着妻儿来到父亲的坟前,胸前别着五星红旗的徽章,吟诵“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不忘
告乃翁”,并拍照留念。此后,他过上了真正意义上的平民生活,在北山路的老房子里与人合办了一个酱油厂,生意不错。只是好景不长,命运又一次将这位老兵抛进漩涡,之后的几十年,他颠沛流离,妻离子散。
  1979年,61岁的钱青得以平反,此后孑然一身,以刻蜡纸为生。2004年,政府为81岁的钱青办理了退休手续,他现在每月可以
领到2000多元退休金。
  前两年,钱老还能买菜烧饭、生活自理,还常常骑自行车出门,今年,他的腰痛加重了,骑不了自行车了,得有个保姆24小时
照顾。“钱老特别知足,是个乐观、聪明的老人。”照看他的保姆是抗战老兵之后,她说自己要陪钱老度过最后的岁月。
  这些年,上门拜访钱老的人很多,他一遍遍翻着零星的老照片,反反复复回忆、讲述着自己的经历,从不厌烦。“我活着是为
死去的战友说活,这是千千万万中国士兵的故事。”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