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老兵彭德山:战场上没时间害怕

 

 


【老兵档案】

姓名:彭德山
生于:1921年7月5日
籍贯:乐至县大佛镇
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53军468团1营3连
参加战斗:腾冲战役

【老兵故事】

  7月28日下午两点,94岁的彭德山老人从床榻上醒来,擦了把脸,换上了“抗战老兵”字样的T恤——这是志愿者送给他的礼物。他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待着我们的到来。“难得这么热的天,你们还专程过来。”彭老迎到门口,“唉,还有人记得我老头子!有些事情我现在也记不到了。我只能说我能记起来的。”彭老开门见山,语气直接果断,军人气质不改。
  1939年,18岁的彭德山因为家里太穷,独自外出帮工到了广汉的亲戚家,“就和现在打工的一样”。一天,还没吃早饭的彭德山,被一群人强行掳走了。还没回过神来的他,直到被绑到当时广汉的“收兵处”才知道,“我要当兵去打仗了”。
  广汉——绵阳——泸州——昆明,边训练边转移,一帮东拼西凑抓来的所谓“新兵”糊里糊涂地辗转到了当时的军事要塞,也是西南地区战斗最惨烈的地方——腾冲。
  “你问我当时怕不怕?唉……没有时间怕得嘛。已经到了军队,只能这样了。”彭德山说,自己干了一段时间炊事兵,曾经“也想溜掉”。“我偷跑出来,结果遇到了53军。”据彭老回忆,他最终成为53军468团1营3连一名迫击炮兵。
  来到部队的彭德山,除了训练备战,对于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写信”。彭老回忆,他从广汉“被抓壮丁”后,亲戚把消息就传给了家里。家人得知后,也无从寻找。“后来我就主动给他们写信。家里还有母亲,兄弟姐妹。”彭老说,“他们也不知道我即将要面对啥子,我也只能说,如果三年没有我的消息,就对我不要抱啥希望了。”
  彭老所担心的是在腾冲地区即将展开的攻坚战。
  1944年5月11日,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实施腾冲反攻战。战斗打响后一个月,远征军攻下腾北敌军中心据点桥头、江苴,并沿龙川江南下,一部扫清固东以北至片马的残敌,另一部扫清龙川江两岸残敌,形成合围腾冲城之势。
  “要强攻腾冲,我们奉命侦查。”彭老回忆,当时他们带着铁钳,备好军大衣,摸黑去探路。剪短隔离铁丝网后,铺上军大衣,就进入敌人所控地带。“那个时候知道随时可能会死,但当兵嘛,喊你死就得死!”彭老说,他离日军最近的时候,“能看到对方的机枪手”。
  腾冲攻坚战持续数月,远征军伤亡惨重。腾冲城是滇西最坚固的城池,兼有来凤山作为屏障,两地互为依托。日军经过两年多的经营,在两地筑有坚固工事及堡垒群,准备了充足的粮弹,奉命死守至10月底以待援军到来。
  “强攻一直没有停。”彭老有些激动,“死人太多了。早上还在一起吃早饭,晚上的时候,就很多人都没来吃饭了。”
  1944年7月26日午时,远征军在空军掩护下,优势兵力向来凤山5个堡垒群同时猛攻,付出重大牺牲攻占来凤山,旋即扫清南城外之敌,对腾冲城形成四面包围之势。
  同年8月2日53军116师346团向东门外帮办衙门和东方医院进攻,连续攻占日军4个堡垒并占领帮办衙门。348团下午4时,由东南城角空军炸开10余米宽的缺口处攻入城内并击退日军反扑,在城内据地防守。8月3日,城内日军一再向东南城角缺口反扑,均被348团打退,同时由工兵爆破将缺口扩大到50米。同年8月4日,空军投弹在拐角楼和西南城角各炸开一个缺口,198师、36师分别乘机冲进城内。经12日激战,始将城墙上的堡垒群逐次摧毁。
  在一次掩护部队进攻的过程中,彭老被敌人炮弹炸伤,弹片划破了他的后背。“我摸自己的后背,都湿了,知道遭了,但当时人还是清醒。”随后,彭老被担架抬走,几经处理后,被运送到师部做了手术,取出了弹片。
  1944年9月14日,远征军历时127天,攻克腾冲城。“当时在养伤,听到消息特别激动,但当时规定,伤兵不能马上回部队,所以,只能在后方看报纸听消息了。”彭老带着几分遗憾说道。
  最终,远征军以伤亡军官1234员,士兵17075名的代价,取得了腾冲战役的完全胜利。“我没有想过这场战役有啥子意义,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腾冲这仗这么惨,这么凶。”彭老犹豫了片刻,“没想到离家这么多年,还打了这么大的一场仗,我没有死。”
  1953年,随部队起义后的彭德山在重庆正式退伍。1957年,自广汉“被抓壮丁”后,时隔18年后,彭德山回家了。“没想到,回到乐至,家里人都在家里一点都没变,我和我老伴就是那年订的婚。”彭老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婚后,彭老育有三儿两女。靠着在县上供销社的一份工作,一家人勉强度日。“我记得我退休的时候工资是40元。”彭老说,上世纪 50年代的时候,乡上还有人知道我打过抗战,时不时来慰问,接济生活。“后来,就渐渐没人来了。直到今年,有志者找来。”
  当问及“怕不怕人们忘了你”时,彭老倒是一脸淡然,“忘了就忘了吧。就像胡子,没得了就没得了。”说完,拿起西瓜,分给大家。
                                                                                (文图/郭杨 阿敏)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