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老人忆二战盟军战俘营故事:日本人不让战俘吃饱

 

 

  9月1日,秋后的沈城天高云淡,当日来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参观的人很多,91岁的李立水坐在轮椅上并不引人注意。不少参观者们就是这样遗憾地错过了与老人交流的机会。李立水作为MKK(二战时期日本“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英文缩写简称)73年前的一名中国劳工,他的口述是后人了解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历史的最生动的教材之一。

  闯关东到MKK当学徒工

  七七事变后,李立水的老家河北深县被日本人占领了。
  “白天他们就骑着大马到各个村子去扫荡,见什么拿什么,吃的用的,什么都不放过。”李立水说,他是没法活下去了,才来
东北找父亲讨生活。李立水的父亲很早就闯关东了。1938年,李立水只身来到奉天找父亲谋生。为了满足战争的需要,日军不断地建立各种军工厂。李立水和父亲在“奉天造兵厂”找到了工作。但不久,李立水的父亲在工厂因为得罪了日本人而不得不逃离工厂去了MKK。
  1942年的春天,李立水也跟着进了MKK成了学徒工。

  严禁中国工人与战俘接触

  “马尼拉陷落,我军武运长久”的大标语贴在厂子里,异常醒目,至今让李立水记忆犹新。那是1942年冬天,一大批外国人在日本宪兵的看押下来到MKK,开始与中国劳工一起进行劳役,当时有一千多人。战俘被分配到各个车间劳役,李立水所在的车间有300人,战俘占一半。“刚开始的时候,战俘是住在北大营里,每天日本人押着战俘从北大营步行来到工厂。有技术的被安排从事机械操作,没有技术的就进行体力劳动,装货卸货。”
  1943年6月,3名美军战俘在中国工友高德纯帮助下逃跑,事后被抓,高德纯被日本人毒打,判刑十年。此后,日本人加强了对
战俘的监管,严禁中国工人和战俘们有任何接触,甚至打一个手势也不允许,双方在各自的区域内劳动,连厕所也分开使用。很快,日军又在MKK东半里的地方修建了新的“奉天俘虏收容所”。从那以后,李立水每天早上都能看到日本兵押着战俘们穿过铁丝网包围的狭长通道走向工厂。

  日本人不让战俘们吃饱

  在李立水印象中,这些外国战俘们,个子都很高,但却极瘦,长期的营养不良。工作从早上8时到晚上17时,中午有40分钟的休息时间。他们吃的东西很少,高粱米和菜混在一起装在一个铝缸里,这就是他们的午餐。由于经常吃不饱,战俘们有时会偷偷捡中国劳工饭盒里掉出来的花生米之类的东西来充饥。为了过烟瘾,战俘们还偷偷捡中国劳工丢在地上的烟头。饮食虽然很差,战俘们还不忘记锻炼,“每次吃完午饭,战俘们中的一些人会在凳子上压压腿、伸伸腰”。但后来,他们的精神头越来越差,活动的也就越来越少了。
  李立水说,日本人从来不当着中国人的面惩罚战俘,但是战俘们被惩罚却是常事。除了不让他们吃饱外,日本人还让战俘大冬
天站在外面挨冻,隔三四天就会有死去的战俘被抬出去了。

  两根黄瓜的友谊

  266号,是美国大兵尼尔在战俘营里的号码。他是离李立水工作的地方最近的战俘,当时李立水只记得这个号码,并不知道这个美国战俘的名字。266号每次看到他都冲着他微微一笑,有时还打着OK的手势,李立水对这个大高个、长脸的美国兵印象很深。
  一天,学徒张连才告诉李立水,他看到菜农正在往食堂里拉菜,菜车上可能有西红柿。他们悄悄溜到菜车后面,偷偷把手伸进
车里,结果拽出来几根细长的小黄瓜。这时,李立水忽然发现有人似乎在盯着自己,他扭头一看,正是266号。看着266号那渴望的眼神,李立水想都没想就拿了两根黄瓜扔给了他,266号心领神会,立即把黄瓜藏在了工作台下面,冲李立水点了点头。李立水没想到266号会一直记着。日本投降那一年的9月份,李立水在工厂附近遇见了266号,当时他和几个战俘在一起,他看到李立水后,亲切地上前同他握手,他还记得那两根黄瓜。为了表达谢意,他兴奋地塞给李立水几块巧克力糖,嘴里不停地说着“OK”。
  2003年,美国老兵尼尔通过另一名战俘的家人给李立水捎来他的近照和一封信表示问候;2005年,美国国务院还向李立水颁发
了表扬证书,以表彰他协助美国战俘的人道和勇气。
  如今,李立水可能是MKK最后一位健在的中国劳工了……
                             来源:人民网作者:王远 关欣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