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98岁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我曾在这九死一生

 

 

  “南京是我的生死关,我在这里九死一生。”78年前,他带领着一个排的战友守卫光华门,初战告捷,但撤退时遇上日军攻击,战友几乎全部牺牲,他死里逃生。
  笑中带泪,难忘牺牲战友
  南京保卫战老兵 周广田 98岁
  在重庆听到胜利消息,一跳跳好高
  周老的思维依旧清晰。老人回忆,1934年初,长沙市以高中生为主的爱国学生共70多人来到南京接受军训。当时只有16岁的他是其中之一,被编入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一团一营一连,“我们接受了当时最正规、最严格的军事训练,以求日后杀敌报国!”
  1937年12月上旬,侵华日军的机械化部队越过句容防线,直扑南京光华门外。
  “当时我是教导总队军士营一连二排代排长,军士营全是武汉入伍的爱国学生。”周老说,12月11日凌晨,他在光华门城楼观察敌情,发现了一辆坦克和4辆装甲车停在离城门约200米处。
  12日拂晓,日军的平射炮、重机枪集中火力猛攻光华门城门。
  光华门城门是南京城墙最紧要的城门,但当天只有他们一个排在城内防守。
  城门破出一个洞口,约一个排的敌兵大声叫着冲向洞口。“我排四、五班在城墙上居高临下痛击敌人,六班则在城门洞内两侧阻击敌人。”
  “先冲进城门的四个敌兵被我们击毙,其余敌兵在机枪和手榴弹的猛烈攻击下夹着尾巴退走了。”此战,周广田的排只有两个人手臂受伤。而敌人则陈尸4具在光华门城门洞口。
  初战告捷,周广田带领的全排士兵斗志昂扬,“大家纷纷表示要与光华门共存亡。”
  不过到了下午,周广田接到了撤退命令,上级指示他们从挹江门出城,赶赴下关集合过江。
  这让周广田心怀愧疚,“我上午与全排弟兄约定死守光华门的誓言成了空话。”13日凌晨,周广田带领士兵们到达下关码头(今为中山码头),因为想过河的散兵很多,根本没有船只。
  到了拂晓时分,日军兵舰已接近燕子矶。
  情况紧急,周广田看到轮渡码头侧面停有一小块竹排,立即命令不会游水的十几个弟兄登上小竹排划过江去,会游水的30来个弟兄则脱掉棉军服,和他一起跳江撤退。
  “我游了约两百多米,幸好上游先后漂来三块小长木板,我抓住先漂来的两块骑在上面做船使,后来的一块抓住做桨划。”但此时日军的两艘兵舰和几只快艇冲来,用火力猛扫水中的散兵。
  周广田立即沉入木板下,躲过一劫。
  而等他伸出头来再看时,小竹排上十几个战友已经被日军射死在江中,“血仇啊”周老嘴角颤抖。
  后来,周广田经过芦苇林、躲过炮弹、走上铁路,步行了一天一夜后,最终遇到教导总队收容站人员,死里逃生,之后随部队去了武汉,又参加了武汉保卫战,在一次战役里打死了20多名日本士兵。
  经历了九死一生,周广田盼到了抗战胜利。
  “当时我在重庆的军官训练班。”他清楚记得,8月15日那天,大街小巷的广播都在播放胜利的消息,“我兴奋极了,一跳跳好高,”他笑中含泪,“当时我想,如果战友们在这里就好了,胜利是对他们最大的告慰。”
  “有国家的肯定,老兵越来越好”
  如今老人已经近百岁,回望过去,想起现在,他很感激国家的重视。如今每次出门,他都将几个月前刚拿到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纪念章”别在左胸的最上方,“这是国家给我们的肯定,我觉得很欣慰,也很光荣。”周老说,这几年,他能够深刻体会到来自社会各方的敬意,“我们老兵越来越 好了,不只是物质上的好,更重要是精神上的。”老人说,有时坐出租车,司机看到他的勋章,知道他是抗战老兵,常常不要钱;买东西,人家经常给我打折。不过 每次,周老还是会坚持给钱,“他们挣钱不容易,但他们能这样做,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近几年,每到这个时候,周老都会从湖南来到南京,上光 华门祭奠战友。周五现代快报记者见到周老时,他刚刚参加完两场和公祭日有关的活动。虽然一早就起来,老人并不显得神情疲惫。这两年,随着国家对老兵群体越 来越重视,周老的日常安排也越发紧凑,“有时一个月要出去参加好几场活动,遇到历史节点就更多。”即使把自己的故事已经重复说了几千遍,但老人并不觉得辛 苦,“我乐意说,愿意把历史告诉更多人。”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