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今天是10月25日,1942年的今天,澳大利亚的抗日武装“海鸥支队”被日军押解送往中国海南岛日军战俘营。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同时发动马来亚战役,猛烈进攻东南亚。著名的“海鸥支队
”主要由澳军第8师第23旅第21营组成,其防御阵地在印尼南部的安汶岛。在日军的疯狂进攻下,澳军不幸战败,遭到日军的凶残屠杀。
  幸存的海鸥支队成员大部分被日军押送到各地战俘营。其中有263人于1942年10月25日被押上“
大兴丸”号运输船,送往位于今中国海南岛东方市的八所战俘营。包括海鸥支队最高指挥官斯科特在内的盟军战俘成为日军的苦力,被逼挖矿。
  八所战俘营的条件极其艰苦,据澳军幸存者阿道尔·普来捷回忆:他们500人挤在一个大棚里,
每天在日军的严密监视下,从事极为繁重的体力劳动,但能够得到的口粮却通常是每天两“杯”稀饭,偶尔会有点蔬菜。饥饿的战俘有时只好抓捕一些小蛇、老鼠和蜥蜴充饥。
  为将大量战俘转运到日本做苦役,1942年,一千六百多名战俘被日军强迫关押在Oryoku Maru号
货舱内,舱内拥挤、肮脏不堪。在近40℃的高温炙烤下,日军不给战俘水喝,而且将舱口封死,导致大批战俘窒息而死,还有的因为缺氧而变得神志不清,开始互相残杀。当时共有一百多艘这样的“地狱之船”,1.4万多人死于船上。
  1942年4月9日,菲律宾巴丹半岛上的美菲投降军人约七万八千人,被日军强行押解到100公里外
战俘营,沿途无食无水、又遭日寇刺死、枪杀,共死亡约四万人,史称“巴丹死亡行军”。此外,臭名昭著的日军731部队还利用中国、苏联及其他盟国被俘人员进行人体活体试验,令人发指。
  据东京审判的数据显示,落入日军之手的西方国家战俘死亡率高达27.1%,这比纳粹德国和意大
利关押的西方国家战俘死亡率高出7倍。
  战后,海南省东方市八所镇老欧村建起了一座“海鸥支队”纪念碑,缅怀澳军抗日英烈。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