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今天是12月13日,1937年的今天,日军侵占南京,开始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1937年12月13日上午,日军相继侵入南京城,即开始对城内的俘虏和平民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规模屠杀。据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二十万人以上”,“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弃了的尸体,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分的人们计算在内”。中国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对南京大屠杀主犯之一谷寿夫的判决书中确认:“在谷寿夫部队驻京之期间内,计于中华门外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峡等处,我被俘军民被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者,有单耀庭等十九万余人。此外,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构收埋者十五万余具。被害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日本史学家洞富雄也认为:“在南京整个城市,被害者的总数说是三十万人,或南京地方法院所列举的数字——三十四万人,似乎可以说接近实际的数字。”
  日军的大屠杀,有的是集体屠杀。1937年12月15日,日军在汉中门外集体屠杀难民和警察两千余人,先用机枪扫射,再用木柴汽油焚尸,有的是分散的屠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中说:“日军在街上漫步”,“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中国的男女和小孩”。“在日方占领南京市的最初两三天,至少有一万两千人的非战斗员的中国男女和儿童被害了”。
  日军的杀人方法灭绝人性:砍头、劈脑、切腹、挖心、水溺、火烧、割生殖器、砍去四肢、刺穿阴户或肛门等,无所不用其极,令人毛发悚然。有的日军杀人取乐,先往中国难民身上浇汽油,后用机枪射,中弹全身着火的难民痛苦挣扎,日军则鼓掌狂欢;有的日军令难民脱光衣服,破冰下水捕鱼,看着难民寒栗难受而幸灾乐祸;有的把人头割下,挑在枪刺上,漫步街头,嬉笑取乐。
  日军的南京大屠杀,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了极其野蛮、残忍、黑暗的记录,它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为世人所公认,任何人也否定不了。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