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今天是4月8日,1942年的今天,一条专门运输国际援华物资到中国的空中航线试开通。这条航线西起印度加尔各答,东至中国昆明,跨越印度、缅甸和中国三国,由中美两国共同开辟,这便是“中国抗战力量生命线驼峰航线”的发端。
  1942年1月30日,日军开始大举入侵缅甸,中国接收国际物资的唯一运输渠道——滇缅公路危在旦夕。当天,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要开辟一条通往中国的空中运输线。时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的宋子文致信罗斯福,建议开辟从印度到昆明的航线,美国政府最终同意了这一建议。4月8日,美国空军第一次飞越喜马拉雅山,开辟从印度阿萨姆到中国的空中走廊。
  这是一条十分艰险的航线。它西起印度阿萨姆邦的汀江机场,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及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等险要地带,航线全长约八百公里,地势海拔均在4500至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沿途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故而得名“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不仅要飞越高山、冰川,还要经过热带疟疾区、原始森林,甚至日军占领区,加之这一地区气候十分恶劣,使飞机随时面临坠毁的危险,因此又被称为“死亡航线”。美国外交家哈里曼曾回忆道:这条航线上有人们可以遇到的最可怕和最险阻的部分地段。
  担任驼峰航线运输任务的是美国陆军航空运输总队和中国航空公司,从1942年4月到1945年8月,美军先后投入飞机2100架,中国航空公司投入飞机100架,双方参与驼峰空运的总人数达8.4万多人,共运送战略物资85万吨、战斗人员33477人。驼峰航线的开辟,使中国有了一条从西方国家获得战略物资的空中通道。
  驼峰航线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中美两国也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据美国官方统计,美方在驼峰航线损失飞机563架,损失的机组人员超过一千五百人。而中国航空公司也先后损失飞机48架,牺牲飞行员168人。
  1946年第一期的美国《时代周刊》这样描述驼峰航线:在长达八百余公里的深山峡谷、雪峰冰川间,一路上都散落着飞机碎片,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这些铝片会在阳光照射下烁烁发光,这就是著名的“铝谷”——驼峰航线!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