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今天是7月6日,1935年的今天,国民党政府屈服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压力,与日本达成《何梅协定》,使日本实现了分离华北的方针。
  华北当时包括河北、山东、山西、察哈尔、绥远5省和北平、天津2市,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区之一。日本在侵占了中国东北和热河后,企图把华北变为第二个“满洲国”。
  为实施分离华北的第一步,日本侵略者决定“以制造事端作为提出要求的借口,从而迫使中国政府就范。”1935年5月29日,日本中国驻屯军参谋长酒井隆等人借口中国当局援助东北义勇军孙永勤部进入滦东“非武装区”,以及天津日租界汉奸报《振声》社长白逾恒、《国权》社长胡恩溥被杀,即所谓“河北事件”,是排日行为,向北平军分会代委员长何应钦提出交涉,无理要求中国军政机构退出平津地区。第二天,日军还炫耀武力,进行恫吓。
  国民党政府屈从日方压力,答应愿与日方谈判。6月9日,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在致何应钦备忘录中,提出了苛刻条件:罢免河北省主席于学忠、天津市长张廷谔;撤退国民党在河北省内的党部;撤退驻河北的东北军、中央军和宪兵第3团;解散北平军分会政治训练所;取缔河北省的反日团体和反日活动;禁止中国国内排外排日行为,等等。6月10日,何应钦根据行政院院长汪精卫的电报指示,以口头形式通知日本代表,表示接受日方的条件。但日方仍不满足,催逼中方用文书形式答复,以便作为凭据。在日方的蛮横进逼下,7月6日,何应钦经汪精卫同意,复函梅津美治郎,全部承诺了日方6月9日提出的所有无理要求,中国以向日方复函确认其备忘录内容的特殊形式,与日方达成协议,史称《何梅协定》。
  《何梅协定》,实际上使中国丧失了包括北平、天津两市和河北省大部主权,标志着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河北、察哈尔的新局势的形成。这是日本分离冀、察两省的一种形式,也是日本由此入手而分离华北的一个严重步骤。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