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今天是7月11日,1937年的今天,日本政府发表《派兵华北的声明》,决定增兵华北。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8日,日军向中国守军发起攻击,并炮轰宛平城,中国守军第二十九军被迫自卫还击。
  8日晚,日方代表松井太久郎与中方代表第二十九军副军长、北平市长秦德纯进行交涉,翌日凌晨达成三项口头协议:一、双方停止射击;二、日军撤至丰台,中国军队撤到永定河西岸;三、宛平由冀北保安队接防。日方以“不扩大”方针为烟幕,压迫中国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接受种种苛刻条件,以待援军的到来。
  日本挑起卢沟桥事变后,为了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迅速作出对华增兵的决定。7月11日,日本内阁五相会议通过了派兵案,并把卢沟桥事变称为“华北事变”。11日下午,日本政府发表了《派兵华北的声明》,诬陷中国第二十九军挑起了卢沟桥事变,声称:“内阁会议下了重大决心,决定采取必要的措施,立即增兵华北”。是日,日军参谋本部分别向其关东军和驻朝鲜日军下达命令,以指定的部队向华北开进。与此同时,日本天皇钦命教育总监部部长香月清司中将为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以接替重病的田代皖一郎。7月12日,香月清司抵达天津后,决定动用第一批增加的兵力,“一举歼灭中国第二十九军”,要求在20日以前完成战役部署。15日至17日,日军参谋本部又相继作出《形势判断》,制定了《对华作战要领》和《在华北使用兵力时对华战争指导要领》,认为“迅速收拾时局下最大决心的时机已经到来”,准备在两个月内“讨伐”中国第二十九军,预定在三四个月内消灭中国中央政权。接着,日本援军源源不断地开赴华北。7月28日,日军中国驻屯军便对北平地区的中国第二十九军发起总攻,并于29日侵占北平,30日侵占天津。
  从卢沟桥事变到天津之战表明,卢沟桥事变绝不是偶然事件和局部冲突,而是日本大陆政策的必然发展和有计划、有准备的行动;日本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已经超出中日两国的范围,而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