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被日军点名的八路军亮剑劲旅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讲武堂》特推出《抗战名师》系列文章,以纪念当年为了国家民族,与侵华日军浴血奋战的忠勇将士。第十五期——八路军386旅作风硬朗,敢打大仗、恶战,尤善突击,鲜有败绩,在8年抗战中先后参加战斗850余次,歼灭日伪军2.5万余人。

被日军点名专打的八路军386旅

386旅的机枪小组

挺进太行,鏖战正太路

  八路军386旅是抗战初期陕甘宁边区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时的6大主力旅之一,前身可追溯至1931年2月组建的红军中央教导第2师,3月改为鄂豫皖红4军12师,10月又改为红25军73师。1932年10月,归红四方面军直接指挥。1933年6月,扩编为红31军。红军时期,这支部队是红四方面军的源头和主力之一,参加了创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进行了围困苏家埠、夜袭青龙观、攻克剑门关等著名战斗,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外敌入侵,抗战军兴。1937年8月,红31军在陕西三原以西之石桥镇奉命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陈赓、副旅长陈再道、参谋长李聚奎,下辖第771团、772团共5000余人。771团由91师缩编而成,团长徐深吉、副团长韩东山、参谋长黄新友、政训处主任黄振堂。772团由93师缩编而成,团长叶成焕、副团长王近山、参谋长孙继先、政训处主任谢富治。改编后的两个团,每营辖4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团直有迫击炮连、通信连、工兵连、特务连及卫生队。

  386旅的首批旅团干部中,陈赓无疑是这支劲旅的军魂和旗帜,具有极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他1922年入党,1924年入黄埔1期,党内、军内都是老资格,以活泼好动、幽默风趣、足智多谋、英勇善战而著称,在中共将领中,陈赓是传奇色彩最多的一位。陈再道,纯粹"泥腿子"出身,在"战争大学"中迅速成长,抗战中,对开辟冀南根据地起了重大作用。李聚奎,是彭德怀湘军时期的老部下,参加过平江起义,信念坚定,敢于直言,为人豁达大度。王近山,作战骁勇,桀骜不驯,功绩显赫,被邓小平评价为"一代战将",是著名抗战剧《亮剑》主人公李云龙的主要原型。

被日军点名专打的八路军386旅

八路军386旅旅长陈赓

1937年10月初,386旅随129师师部在陕西韩城芝川镇乘木船东渡黄河,经山西临汾、侯马转乘火车沿同蒲路北上。此时,由石家庄西犯之日军20师团、109师团正猛攻晋东门户太行山要隘娘子关,并以一部兵力分经正太路以南的南北障城、九龙关、测鱼镇的山间要道西进,对正面抗击的国民党军实施迂回攻击。该线国军陷入苦战,阻敌日渐吃力。为配合友军作战,386旅改变原拟开赴晋东北的计划,迅速转正太路东进,驰援娘子关。当兄弟部队已经在平型关和雁门关取得大捷,特别是同为129师序列的769团袭击阳明堡机场获胜的消息传来,386旅指战员深受鼓舞和刺激,上下求战心切,东进的脚步快了许多。

10月21日,772团副团长王近山率第3营9连、11连进至河北井陉至山西旧关大道上的长生口,正准备乘夜袭击板桥后山之敌时,突然发现另有日军一部约200余人已西进至长生口山沟,我当即先敌开火,打的日军措手不及。3营副营长雷少康和11连指导员陈久美,身先士卒,带领战士与敌人展开拼搏。日军不明情况,未予反击和纠缠,乘隙突围。这次战斗,772团打的突然猛烈,共击毙日军10余人,缴获步枪4支,马3匹,自身伤亡20人。战斗虽小,战绩虽少,但却是386旅出师抗日第一仗,鼓舞了士气,振奋了人心。

10月25日,王近山奉命率772团3营到井(陉)平(定)大道上的七亘村附近侧击日军第20师团测鱼镇之辎重部队。这一带地形复杂,南北均有高山,通向平定的大道两侧,大部分是高10米左右的土坎,杂草、灌木丛生,便于部队埋伏,而敌人在公路上则不易展开。王近山以3营11连和12连为主要设伏兵力,9连、10连为预备队。26日拂晓,八路军悄悄进入伏击地区。当日,测鱼镇日军辎重部队,在步兵200余人掩护下向西开进,上午9时许进入伏击区。八路军放过敌人的前卫部队,向它的本队突然发起火力袭击。陡坡顶上八路军的机枪、步枪"哗哗"地往日军的人堆里倾泻着子弹,手榴弹只消打开保险盖垂直往下扔。日军顿时像炸了窝的马蜂似的乱碰乱撞,死的死,伤的伤,有不少被挤下了深沟。在一阵短促猛烈的火力袭击后,11连和12连的战士们随着一片喊杀声,奋勇杀入敌群,跟日军展开了白刃战。有几名日军被战士们逼到了断崖边,战士们边喊边示意他们缴枪投降。日军竟毫不理睬,端着刺刀反扑上来,战士们毫不留情地击毙了他们。向东石门逃窜的日军,又遭我配属的772团特务连1个排截击。9连、10连也乘势投入战斗,扩大战果。11时,日军除少数逃回测鱼镇外,余皆被歼。此战八路军共毙敌300多人,缴获骡马300多匹和大量军用物资。

被日军点名专打的八路军386旅

七亘村我八路军机枪手向日军射击

  敌遭我第一次打击后,仍令后方辎重继续跟进补给,七亘村是必经之道,别无他道可绕。10月28日晨,日军沿原路继续向平定运输,这次有300余步兵和100余骑兵掩护。陈赓闻报后,立即命令772团3营再次出击,1营增援加强。11时许,日军进入了伏击地域,待骑兵通过改道庙后,我9连率先向其辎重部队展开猛烈火力袭击和冲击。这次日军已有准备,一遇打击,没有慌乱,就地组织抵抗。我3营的战士们在兵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仍英勇出击,将日军截成两段。战至黄昏,因下雨道路泥泞,负责增援的第1营又未能及时赶来参战,敌乘夜色朦胧,突围而出,一部向西逃往平定,大部向东退回测鱼镇。

  七亘村"重叠设伏",取得较大胜利,歼灭了数百日军,缴获了大量军需物资,而且协助困在旧关以南的国军第3军曾万钟部1000余人从敌包围圈中解脱出来。

  11月份,日军已突破晋东防线,太原危急。活动于昔阳附近386旅出击更加积极主动,3日晨,八路军在昔阳东黄崖底截住西进日军109师团135联队之后尾。771团利用风居村有利地形阻住敌人,敌被迫在黄崖底河滩集结。772团从巩家庄高地集中了全团的迫击炮、机关炮组成严密火网,居高临下,猛烈而突然地袭击敌人。日军无处藏身,一时死伤遍地。因地形限制,日军冲不上来,八路军也不便冲击,相持到黄昏我撤出战斗。此战386旅歼敌300余人,我伤亡仅30余人。日军一随军记者后来惊呼此战为"过天险的黄崖底"。

  11月8日,太原沦陷,386旅正太路作战告一段落,半月多来,386旅先后进行大小战斗26次,在劣势装备的条件下,以伏击、袭击、阻击等手段,不停地给西犯日军以打击,累计歼灭日军近千人,有效迟滞了日军沿正太路进攻太原的进程。

  此后,386旅积极遵从毛泽东关于创建以太行山为依托的晋冀豫抗日根据地的指示,根据129师的部署,各部队分别在白晋路以东、平汉路以西、正太路以南和道清路以北地区展开。771团先后分兵参与组建129师先遣支队、独立游击支队等,挺进冀南、太南。该团1连在11月26日的太谷范村战斗中,灵活机动,以3、5人为一组,利用有利地形袭击敌人,发明了打"麻雀仗",刘伯承给予高度评价,并推广全师部队。12月,386旅在粉碎敌"六路围攻"中既打又走,机动歼敌,共毙伤日伪军800余人,声名渐盛。

  1938年初,129师政治部组织部长王新亭调任386旅政委,张南生和肖永智分别任771团和772团之政委。772团抽调出第2、4、11连做为骨干,与129师新兵团合编为补充团,团长韩东山、政委丁先国、参谋长周希汉。该团1000余人,除3个老连及班以上干部有枪外,余均为梭镖或大刀。

 

被日军点名专打的八路军386旅

386旅政委王新亭

  当时,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武官参赞卡尔逊以军事观察员的身份到华北敌后根据地进行考察,抵达386旅驻地山西和顺县石拐镇龙旺村,陈赓给予了热烈欢迎。在访问座谈时,卡尔逊很同情中国的抗日,称赞八路军的战略战术及善于动员群众是世界上所仅见,评价386旅是中国最好的一个旅。

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三战三捷

  1938年2月,为配合国军反攻太原,八路军129师奉命袭击日军后方,钳制进攻晋南之敌。386旅向正太路东段井陉地区进击。21日,129师决心以769团袭击旧关之敌,吸引井陉日军出援;以386旅771团埋伏于核桃园,771团埋伏于长生口,歼援敌于运动中。

  22日拂晓,769团强袭旧关,并有意不切断敌电话线。井陉之敌闻讯后,纠集步、骑兵200余人,分乘8辆汽车,立即向旧关增援。晨6时,当敌车队刚驶过长生口小龙窝我772团伏击阵地时,我即发起攻击。771团在核桃园打头,772团突击敌人中部。援敌就地顽抗,战斗非常激烈。经5小时拼杀,共击毙敌指挥官荒井丰吉少佐以下130余人,并首次生俘日军1名,我伤亡100余人。

  根据在战斗中缴获的日军拟对我晋东南"九路围攻"的部署文件和黎城、潞城日军的态势及当地地形,刘伯承决定再来一次"吸敌打援",争取取得较大战绩和物资补充。于是决心以385旅769团佯攻黎城和阻击涉县可能来援之敌,以386旅(辖771团、772团)和师补充团在黎城、潞城之间的神头岭地区严密设伏,歼灭由潞城出援之敌。

  386旅受领任务后,于3月16日凌晨2时,疾进至潞河村与微子镇之间的续村岭、茶房、申家山等地。旅长陈赓亲率各团营以上干部到神头村附近山岭进行现场勘察,结果发现部队现有的国民党军绘制下发的地图与实地不符,公路不是图上所示从山沟间通过,而是从一条狭长光凸的山梁上通过!山梁宽度不过一二百米,路两边地势比公路略高,没有任何隐蔽物,只紧贴着路边,过去国民党军做了些简单的工事。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发楞,怎么办?还打不打?黎、潞之间20多公里的路上还有没有更合适的伏击地点?指挥员们议论纷纷,陈赓和政委王新亭交换了意见后,决心还是要在神头岭打一场伏击战。他对各团干部解释:地形不险要,敌易麻痹。山梁狭窄,我不便展开,敌就更困难。路旁废旧工事,敌司空见惯,是我隐蔽依托的好条件,只要伪装好,敌人是很难发现的,完全可以达到突然攻击的效果。统一认识后,386旅定下达了作战任务,部队进行了深入动员,情绪极高。陈赓鼓励战士们要勇敢杀敌,日本鬼子没有什么了不起。在阵地伪装上,他指示战士们不要随便动工事上的旧土,踩倒了的草,一定要顺着风向扶起来,只要伪装做的好,就是敌人踩到了我们的头发也不会发现。

总页数:4 首页 上一页[1] [2] [3] [4]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