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老兵忆百团大战破袭日军铁路

 

 

【老兵档案】

 姓名:刘振魁
 生于:1922年
 籍贯:河北栾城
 从军经历:129师师长刘伯承的警卫员

【老兵故事】
  1940年,抗战进入第四个年头,华北、华东、华中依次沦陷,中日鏖战长沙,半个中国已陷于日军的铁蹄下。为将华北作为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兵站基地,日军决意巩固占领,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和“囚笼政策”,对八路军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为粉碎“囚笼”,是年8月20日到12月5日,在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指挥下,先后105个团近20万人,以正太铁路为重点,向日军堡垒密布的2500公里交通干线发起破袭战,史称百团大战。今年93岁的刘振魁就参加了这场著名的战役。
  1938年,16岁的河北栾城人刘振魁报名参加八路军,成为129师385旅769团2营7连2排3班的一名士兵。刘振魁在第一次战斗中,奋不顾身捡起日本兵扔过来的手榴弹,再扔回去炸死了日军一名小队长,缴获了一把指挥刀。“我认得那是马尾弹,延时五秒爆炸的手榴弹。战斗结束后,首长把指挥刀作为奖励给了我。”刘振魁说。
  因作战英勇,1940年,刘振魁被调到129师师长刘伯承身边当贴身警卫员。刘伯承得知这把指挥刀的来历后,嘱咐刘振魁:“这是日本人侵略中国的证据,一定要留好。”刘振魁随身佩带着这把刀,跟随刘伯承参加百团大战。如今77年过去,刘振魁打算在自己百年之后,让儿女把这把刀捐献给博物馆,“这是他们的罪证。”
  1940年7月底,129师师部的发报员一片忙碌,不断进出刘伯承的驻地。作为警卫员的刘振魁意识到,部队要有大动作。“开拔部队每个士兵分到十斤面和小米。平常不会分这么多这么好的粮食,肯定要打仗了。”刘振魁说。当时华北抗日根据地物资匮乏,从1940年3月至7月,华北抗日根据地大片区域变成游击区,“一个士兵每天只能吃到7两小米,靠野菜充饥,缺吃少穿。”果然,1940年8月20日22时整,战斗在晋冀鲁豫四省同时打响。数十万埋伏在崇山峻岭间的八路军士兵同时向日军发起进攻,以掩护另一部分军民破袭正太铁路、津浦铁路、平汉铁路和同蒲铁路。
  8月25日,刘振魁所在的129师控制了正太铁路西段。刘伯承下令抓紧破路。刘振魁对记者清晰背诵出当时的战斗口号,“不留一根铁轨,不留一根枕木,不留一个车站,不留一个碉堡,不留一座桥梁,不留一根电杆”、“让敌人用脚同我们赛跑”、“让敌人用牛驴搬炮弹大炮”。八路军总部也向各参战部队下发了《关于百团大战破坏战术之一般指示》,对铁路、车站和附属设施采取搬拆、爆破、火烧、水淹的方法。许多铁路沿线的民众、民兵和铁路员工,也参与到破路行动中。从8月20日至9月10日的20天时间,正太铁路沿线晚上全是枕木燃烧的火光,白天烟雾弥漫,被日军视为命脉的“钢铁封锁线”瘫痪了。
  如今,山西阳泉市百团大战纪念馆内,一张陈列的黑白照片记录了当年抗战军民破袭铁路的场面,十几名军民在夜色中掀掉铁轨和枕木。日军在《华北方面军作战记录》中记载:“总司令朱德部署的所谓百团大战,一起向我交通线与生产基地实施奇袭。在袭击正太线及北同蒲线警备部队同时,并破坏、爆破铁路、桥梁及通讯设施。奇袭完全出乎我军预料,损失甚大,恢复需要相当时间与大量资财。”
  武乡县蟠龙镇关家垴,一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黄土高坡村落,境内山岭起伏,沟壑纵横。而75年前,这里曾爆发一场大战。1940年10月底,日军冈崎支队500多人袭扰黄崖洞兵工厂,占领了关家垴。其随即被八路军385旅、386旅和新编第10旅等两万多人包围。10月29日,彭德怀来到武乡县蟠龙镇石门村的129师师部,要求攻下关家垴。刘振魁对新京报记者说,这一仗,师长刘伯承亲自在前线指挥。关家垴虽只是一个小山岗,但北面是断崖陡壁,东西是陡坡,易守难攻。10月30日凌晨,八路军特务团发起攻击。透过师长的单筒望远镜,刘振魁看到进攻的士兵们前赴后继地倒下,“鬼子非常狡猾,挖的全是单兵工事。每个工事里只有一人,还有备用工事,很不利于我们围歼。师长心急如焚。”
  负责进攻的386旅旅长陈赓按捺不住,他提出,“地形对我十分不利,打下去,代价太大,是否另选有利地形打伏击?”此建议遭亲自坐镇指挥的彭德怀反对,“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关家垴。”11月1日,1500多名日军增援关家垴,彭德怀命令部队停止攻击,撤出战斗。彭德怀在回忆录中称,关家垴是其一生中记忆深刻的恶战。但刘伯承、邓小平认为,“实际上这一仗遏止了敌一个大队可以在根据地横冲直撞的局面。”
  根据八路军战报,这次战斗虽然歼灭日军400多人,大队长冈崎歉受也被击毙,但八路军也伤亡惨重。战后清点人员时,刘振魁看到挖了100多个坟堆,“一个堆里埋十个人,特别惨哪。”如今,山西阳泉的百团大战纪念碑一侧,这些百团大战阵亡士兵的名字被铭刻于黑色大理石墙上。
(腾讯文/王瑞峰)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