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抗战老兵】抗战老兵忆救美军飞行员经历

 

 

【老兵档案】

姓名:翟维俊


祖籍:山西省翼城县桥上村

生日:1926年1月12日


部队:八路军129师4纵队第十三旅工兵连

 

【老兵故事】

  战役:1943年参加翼城县抗日游击队,多次参与抗日游击战。1944年参加营救美军飞行员战斗。1945年正式参军后,先后参加解放晋南、吕梁战役和淮海战役等大型战役。参加战斗百余次,立功十次。
  70年前,他们正值青春。年轻的双眼,目睹山河破碎。家国的沦丧,刺痛着年轻的心。他们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击退侵略者,保卫家园。他们收获了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胜利。如今,英雄垂暮,提起当年,浑浊的双眼,绽放异彩。
  这是一个手掌大小的小册子,上面写着“十三军三十八师工兵连花名册”。
  花名册上一共有182个名字,翟维俊的名字写在第一个。
  花名册内页上,有一处黑,不像是油墨。“那是血,我的血。”已至耄耋之年的翟维俊老人说完,撩开衣服,右胸口松弛、褶皱的皮肤上,有一个硬币大小的疤痕。“当时花名册就揣在这儿。”翟维俊拍拍胸口。
  战争,改变了翟维俊。他的左耳几乎没有听力,他21岁时,左耳鼓膜被敌人的炮弹炸坏了;他的前胸后背,枪伤留下的疤痕有40多处,至今还有4块弹片留在身体里,一到阴天下雨,弹片就“作祟”,不仅伤处疼痛,翟维俊甚至还会尿血。
  “这么多年,一直这样。”老伴李佩珍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翟维俊并不觉得有多难捱,他很为自己身上的伤疤骄傲,因为那是一场场生死搏斗的见证,那更是抗击侵略者、保家卫国的“勋章”。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山西省一百多个县沦入日寇之手。翟维俊的老家——山西省翼城县桥上村也被日寇占领。
  日本兵抢粮食、抓壮丁,派飞机没完没了地轰炸……当时,翟维俊刚刚小学毕业,是村里少有的识字后生。
  1939年5月6日对他来说是黑色的一天。一大早,日本人的轰炸机盘旋而来,轰炸村落。一颗炸弹就丢在翟家的屋顶上,轰响过后,祖父、父亲、堂兄,还有邻居家的伙伴都倒在血泊中,再也没有起来……
  “我要是晚出屋一分钟,也就没命了。我父亲当时只有37岁呀……”老人的声音有些哽咽。国恨家仇刺激着少年翟维俊,他把日本兵的残暴牢牢记在心头,幻想着自己能拿起枪,保卫家园。“绝不能当亡国奴!”如今,虽然已过去了70多年,翟维俊喊出这句话时,眼中依然冒着火焰。
  1943 年,村里成立抗日游击队,已经17岁的翟维俊第一个跑去报名。“娃个子太小了,不行!不要把枪丢了。”副村长陈贵华当头泼下一盆冷水。翟维俊脸一红,使劲挺了挺胸脯,恨不得让头发丝都立起来,让自己显得高大些。“这娃虽小,但胆大机灵。”凭着村长翟广仁的这句话,翟维俊加入了游击队。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别看游击队最初只有4名队员,枪也只有4支,势单力薄,可翟维俊他们就像《游击队歌》中唱得那样,是神出鬼没的“飞行军”,没少让村子附近隆化城的鬼子吃苦头。
  他们昼夜在山头和要道巡逻放哨,一发现鬼子,马上通知乡亲们转移,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在西白驹、尧都村,游击队员们和民兵一起设伏,打击进村扫荡的日寇……吓得鬼子们好一段时间不敢出城。
  翟维俊还悄悄潜入隆化城,机警地绕过炮楼,躲过敌人的哨兵,将几幅抗日标语高高地贴在隆化城的东门。天一亮,城墙上“打倒日本侵略者”“打倒汉奸卖国贼”的抗日标语,让隆化城炸了锅,方圆十几里的老百姓全围在城门前,暗暗拍手叫好。翟维俊就混在人群中,不露声色。
  “看到日本人气得直跳脚,我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忆起当年,翟维俊爽朗地笑起来。
  翟维俊还救过一名美国飞行员。
  1944年春的一天,“隆隆隆……”的引擎声在空中响起,翟维俊和乡亲们抻着脖子往天上看,来的要是日本飞机,就得赶紧隐蔽。
  晴朗的天空中,一架飞机尾部冒着黑烟,像醉汉似的打着转。“砰”地一声,飞机弹出一个白色降落伞,向着村北方向缓缓下降。
  “这飞机不是美国的,就是苏联的,不能让盟军的飞行员落到日本人手里。快,救人去!”村武委会的马主任从小山头上跑下来,边跑边喊。
  翟维俊和几个年轻人跟上马主任,朝村北跑去。
  “再快点,我们必须赶在敌人前边到达。”马主任催促着,翟维俊摸了摸腰间的手榴弹,加快了脚步。
  翟维俊他们边跑边打听,最终在吴村南沟一户人家里找到了盟军飞行员。这是个高个子、蓝眼睛的外国人,他听不懂中文,从行囊中掏出一张地图和一张纸,纸上写着汉字:“我是美军,帮助中国打日本,如飞机出事,请帮助。”马主任伸手比了个“八”字:“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来救你的,快跟我们走!”
  此时,负责放哨的翟维俊发现两个汉奸警备队员鬼鬼祟祟地摸了上来。“糟了,有敌人,快撤!”翟维俊他们拉起飞行员,向桥上村方向飞奔。
  身后的敌人渐渐多起来,足有一个班。敌人边追边射击,马主任和飞行员的腿部接连被击中。翟维俊赶紧掩护他们隐蔽。
  眼瞅着敌人越来越近,翟维俊心生一计。他突然起身大吼:“同志们,别开枪!一班向左,二班向右,抓活的!”
  敌人一下懵了,以为中了八路军的埋伏,胡乱放了几枪就撤了。翟维俊的“空城计”成功了。
  见敌人撤了,翟维俊背起受伤的美国飞行员就走。背着大块头的美国人,身材单薄的翟维俊很吃力,走了几十米,衣服就被汗水浸湿,但他咬牙坚持着……终于,美国飞行员被救回桥上村。
  为了尽快转移美国伤员,乡亲们拆下门板做了副担架,连夜把美国飞行员送到阳城军分区。
  “解放后,那位被救的美国飞行员还专程来中国找过我们,可惜没能见到面。以后……大概也没机会见了。”说到这儿,老人有些伤感,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人家是帮我们打日本鬼子的,遇到危险,我们理应帮助,断不能求回报、求感谢。”
  19 岁那年,翟维俊加入陈赓率领的晋冀鲁豫军区(原八路军129师)4纵队第十三旅工兵连(渡江战役后更名为十三军三十八师工兵连),先后任文书、班长、排长、连长,抗日战争结束后,他还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经历了大大小小100多次战斗,立战功10次。他在前线火线入党,两次被评为战斗英雄。
  “我还被开过追悼会呢。”老人笑起来。那是一次战斗中,他因伤掉队,与部队断了联系,战友误认为他已牺牲。直到20年后,战友重逢,大家才知道翟维俊还活着。
  如今,老人住在永安里灵通观一栋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老式居民楼里,房间不足60平方米,还保持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陈设,卧室的墙皮已经发黄,甚至脱落……
  老人从大衣柜里掏出了一个颇有年头的黑色老式皮包。“这可是他的宝贝。”老伴儿抿嘴一笑。
  翟维俊小心翼翼地从皮包中掏出一件挂满勋章的浅绿色马甲,郑重地穿上。阳光下,胸前的勋章闪耀着光芒。
  时间改变了容颜,但翟维俊依旧惦记着部队。他总喜欢拿出花名册,安静地翻看。沟壑密布的手指,慢慢地滑过一个又一个名字,在老人的眼中,那手写的名字后面是一张张年轻的脸,指尖依然记得,彼此初见时的握手与拥抱。
  “这其实已是复制品了,原件在军博。”老人说。1995年时,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辗转找到翟维俊,希望能收回他手中这份当时国内惟一一份八路军花名册。军博曾希望购买,老军人斩钉截铁地拒绝:“送给军博,分文不要!我不能用一百多个同志的名字来卖钱。”
  女儿为翟维俊复印了20份花名册,陆续被翟维俊的战友要走,如今,老人手中的花名册是最后一份。
  复印的每一份花名册的内页上,都有那片血渍。老人的手,在血渍的位置摩挲,喃喃自语:“军人,就应该流血为人民……”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