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抗战老兵】15岁参加敢死队炸碉堡

 

 

【老兵档案】

姓名:陈文展
生于:1925年
籍贯:福建厦门
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第25军40师120团

【老兵故事】
  12岁那年,陈文展父亲去世,生前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1938年5月10日,厦门沦陷。家住厦门的陈文展跟随亲人逃难,饿了4天肚子。第5天,福建保安第8团路过同安,因为一位军官打趣说部队管饭吃,个头不及枪高的陈文展迷迷糊糊地入了伍。此后部队改编,陈文展被分在国民革命军第25军第40师步兵120团3营7连1排1班,在南昌、安徽等地训练。
  1938年,南昌告急,部队行军到九江,准备打仗。“我们刚刚去,不会打仗,枪一响,还会害怕,大炮乒呤乓啷响,我脚上发抖。”那是陈文展第一次上战场,后来他想通了,胆子就大了起来:“人家要死,我也要死;人家要活,我也要活,不要紧啦。”
  那一次战斗他们牺牲了30多个战士,“日本鬼子用一架飞机来放毒气,我们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好多战士到天亮的时候流鼻水,打哈欠,喉咙好像吃了好多辣椒,嘴巴说话说不出来。他们有防毒面具,我们没有,有防毒面具就死不了。”
  除了毒气,当时的抗日战士还很害怕冰雹,陈文展至今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打仗的时候,风再大,雨再大,雪再大,太阳再大,我们都不要紧,再糟糕的是什么?是下霜下雨下雪,再加下冰雹,冰雹来就死定了。我们没有钢盔,就这样,由它打,不能躲,也不能闪,打得鼻子流血,脸乌青。眼睛还是要看着敌人,枪还是要对准敌人,一点都不能松懈,一松懈就糟糕了。下冰雹不是三五分钟(的事),是一两个小时。”
  有些战争的伤害是一时,有些却是永久的。1938年冬天,部队从南昌赶到九江观音桥布防。天下起了大雨,别人水淹到大腿,十几岁的陈文展被淹到肚子的位置。水田中艰苦行军3天,给他留下了伴随一生的关节炎。另外,因为行军长期绑着绑腿,陈文展和多位战士患了蚯蚓腿,至今仍痛痒难耐,不时需去医院治疗。
  1939年,陈文展所在部队在江西进贤县与日军对峙二个多月,久攻不下,营长组织6人敢死队去炸敌人的碉堡,陈文展自告奋勇参加。长官问,你不怕死吗? 陈文展摇摇头说:“我不怕。”他当时只想赶快把日本人赶回去,好回家保护母亲。母亲帮人洗衣做饭,弟弟才十几岁,根本没有办法过生活。作为家中长子,想起这些,他心里只有伤心和悲愤,已经没有恐惧的余地了。
  敌人碉堡上架设的两架勃朗宁关机枪可三面射击,威慑力惊人。因为怕被发现,敢死队选择夜间行动,爬行整整6小时才抵达。他们当场炸死敌军6人,日寇班长与机枪手受伤被俘。团部奖励800元给全连,那可是一笔巨款,当时陈文展每个月的军饷也只有2元钱。
  团长接见敢死队员,给每个战士发香烟,处在童稚年纪的陈文展当面拒绝:“我不抽烟,我要吃糖。”团长立马让人找来了一包芝麻糖,失笑之余很是怜惜,临别时,还给了他两块钱买糖果吃。
  1943年,陈文展在安徽青阳县被日军炸伤,裤子被炸掉半条,臀部和腿部受重伤,战况十分惨烈,“到第二天,老百姓用那个马车运玉米杆子回去喂牛,发现玉米地里死了这么多战士。其实有些死掉,有的还没有死掉。血流得太多,沾到玉米杆上,杆子都拉不开。”
  陈文展住院两年多时间,期间移动全靠爬行。手术时,医生在他的肛门附近取出了两块米粒大的弹片。这也留下了后遗症,陈文展至今仍被便秘缠身。1946年,病愈出院的陈文展到上饶第十一军官总队第4大队第19中队报到,后分配至闽南师管区司令部,任少尉副官兼警卫排长。
  1949年7月底,因为惦记生病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时任排长的陈文展从部队请假回厦门老家,从此再也没有归队。

(文字 /罗菊熙)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