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抗战老兵】老兵任少年:“秀才娃娃”参军保卫洛阳

 

 

【老兵档案】

姓名:任少年
出生:1928年
籍贯:河南省洛阳市
部队番号:第九军47师140团1营3连
从军经历:西峡口战役

【老兵故事】

  今年已经88岁(虚岁)高龄的任老虽然早已和名字里的“少年”二字无缘,但精神气却一点都不像一位耄耋老人,他身体健康,思路清晰,一口气爬四层楼也毫无问题。2015年6月21日腾讯·大渝网“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从洛阳市区出发,驱车来到嵩县县城,我们一路跟着任老走进他家,听着他娓娓道来他在烽烟炮火里的少年时期。
  “我们全连100多人,除了连长和我,几乎都是四川人。”1943年3月,只有14岁的任少年从老家嵩县走到洛阳去参军,在西工兵营因为年级太小被拒收。
  “后来我见到一个军官,骑着马经过,我拽着马尾巴把他叫住了,说我要当兵。”任少年说,他见到的军官是师部的一个参谋长。参谋长是个四川人,见他拽着马,扭头就冲他说:“你龟儿子干啥子。”“我要当兵,我要打日本鬼子。”任少年冲着参谋长喊到。参谋长后来让任少年给他写了个“简历”,见他识字,写得挺好,就同意他参军入伍。
  任少年从参谋长手里转交给了一司令团团长任树芬,又转给了第一营营长王广胜,最后安排给了第三连连长肖权诚,“除了肖连长,他们都是四川人。”任少年最后做了肖连长的文书,负责撰写全连花名册,抄写上级来的文件等。
  任少年说,他所在的第三连100多人,除了他和连长是河南人外,其他的兄弟几乎都是四川人。“最开始大家讲四川话我还听不太懂,后来渐渐就明白了。”任少年回忆到,那些川军长官们都叫他“小鬼”,可“小鬼”在河南话里有骂人的意思,一开始他听着还不高兴,后来才知道这算“爱称”。
  “当兵的就都叫我‘娃娃秀才’”,他是连里唯一一个识字的。任少年说,军装发下来,他穿最小号上衣都能遮住膝盖。
  根据资料记载,任少年所参加的第九军47师并不属于川军队伍,他遇到的川军应该是战时整编。
  1944年春,日本人打过了黄河,任少年的所在的第9军奉命保卫洛阳,他和部队就驻扎在老家嵩县田湖镇,可他待了3天从未回过家。“当时连长跟我说:小鬼,要打大仗了,要流血牺牲了,不行的话你就回家吧。”“我说我当兵就是为了打仗,不怕流血牺牲。”
  后来任少年和部队行至洛阳新安县,中午正在休息时,4架日本飞机突然飞来狂轰滥炸,顿时地面血流成河。“我当时躲进了一个窑洞里,整个后背都贴在窑洞的后壁。突然一个炸弹下来,窑洞塌了,我埋在里面。”日军轰炸结束后,战友把任少年从土里挖了出来,当时他四肢完好,也没有任何外伤,但就是不能走路了。
  “连长就指挥4个当兵的把我抬着,继续和部队一起行军,抬我的兄弟还开玩笑地说‘龟儿子我给你扔了算了’。”就这样过了3天,他身体神奇般地恢复了,活动自如。
  这时部队正在往西峡口前进,当他们到达三门峡卢氏县一个村庄时,发现眼前一片焦土,死尸无数。“日军先到了。”说起这段时,任老的情绪一下低落了很多,当时的惨绝人寰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眼前。
  “河滩上漂着当地老百姓的尸体,我们去水井找饮用水,发现水井被尸体塞满了。附近山神庙旁边树上挂满人头,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都被日军残忍杀害了。”
  任少年在村里看到狗啃人骨头,“我们上前一看,全是大姑娘死在那,她们穿着校服。她们很多人都被日军强奸,再拿刺刀活活刺死。”任老现在回忆起这一段时语气依旧十分激动,“当时我们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气得浑身发抖,不打死日本人誓不罢休!”
  后来在丁河店,任少年的部队与日军狭路相逢,“当时真的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场仗一打就打了一年半。任少年到现在都能清楚记得这场战争消灭了敌军3800人,其中军官83人。而他的连队从最初的120人打到只剩不到30人,连长和排长都光荣牺牲。“排长叫廖俊,是四川人。”
  这场战役也是任少年参加的最后一场与日军的对抗。就在战场上,时间到了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了接受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正打着仗,日本兵突然把枪一扔,冲着我们跪了下来,周围农村也放起了鞭炮,这时我们才知道日本投降了,战争胜利了。”
  做文书的任少年虽然没有上战场与日军面对面激战,但战争的惨烈也是亲眼见证,历历在目。
  “当时年纪还这么小,怎么就想着当兵?”
  “看到打仗了,我就想参军去打日本人,我爷爷也很支持我,他说时势造英雄,就这样我就一个人从家里跑了出来。”
  抗战胜利后,任少年离开了原在部队,后辗转到云南加入解放军,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开赴朝鲜,参加过四大战役几十次战斗,3次负伤。
  新中国成立之后不久,任老就回到了老家嵩县,在嵩县一中任教。“体育、美术、音乐都教。”任老还会弹钢琴、拉古琴。采访当天正值端午假期,任老住在洛阳市区的儿女们都回来同他过节。任老一看见家人来了就开心得不得了,一把揽过最小的孙子抱了起来。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战争年代,为国家多少次穿越强林弹雨;和平年代,为集体多少次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跌倒爬起,爬起跌倒,生生死死多少回,但我无怨无悔,这就是我的生命价值。”这段文字是任老自己所写《脚印深沉——回眸人生的八十八年》的结束语,任老回忆了自己的一生,把这一生写成文字挂在了客厅最显眼处。这一生他经历了两次战争,经历了命运不公,也经历了儿孙满堂,再回忆时是无怨无悔。
  当给他拍照时,任老向我们敬上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文/赵綪茜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