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聂荣臻:从平型关到晋察冀

 

 

【人物小传】

  聂荣臻,生于 1899 年,四川江津 ( 现重庆市江津区 ) 人。1924 年到莫斯科,入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和苏联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1925 年回国后,任黄埔军校政治部秘书兼政治教官。1927 年 8 月参加南昌起义。同年 12 月,参与领导广州起义。

  1931 年底进入中央苏区,任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第一军团政治委员。1934 年 10 月率部参加长征。后任中央红军先遣队代理政治委员、陕甘支队第一纵队政治委员,参与指挥抢渡大渡河、攻占腊子口等战斗。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 115 师副师长、政治委员,与师长林彪率部首战平型关,重创日军板垣师团,取得全国抗战开始后的第一个大胜利。后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率 115师主力一部和党政干部在晋察冀边区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1955 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1992 年 5 月 14 日在北京逝世。

  平型关大捷

  1987 年,在平型关战斗 50 周年之际,我的父亲聂荣臻赋诗一首:

  集师上寨运良筹,

  敢举烽烟解国忧。

  潇潇夜雨洗兵马,

  殷殷热血固金瓯。

  东渡黄河第一战,

  威扫敌倭青史留。

  常抚皓首忆旧事,

  夜眺燕北几春秋。

  2002 年 9 月中旬,我和当年父亲身边的几位工作人员范济生、周均伦,以及父亲传记组成员王红云、我的秘书常红、表弟周继强、时任保定军分区政治部主任李国伦等一起,组成老区“寻访组”,寻访父亲的战斗足迹。我们最先来到平型关,参观了当年八路军115 师与日军板垣师团激战的十里长沟,以及 115 师师部所在地上寨镇、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等地方。沿途,当人们知道我是聂荣臻的女儿时,乡亲们热情地围上来,眼里闪着激动的泪光。父亲和林彪率部创造的平型关大捷,让当地的父老乡亲们自豪了一辈子。我觉得,那些朴实的乡亲们,都把我当成了亲人,仿佛他们多少年以前就认识我。

  平型关只是万里长城上的一个小小的关口,它的名气远远不如山海关、雁门关、嘉峪关等著名关隘。在 1937 年 9 月 25 日前,相信没有多少人知道它。

  但是,历史却给了平型关一个名扬四海的机会。

  1937 年 8 月底,八路军誓师出征,开赴华北抗日前线。林彪和父亲率领由红 1 军团、红 15 军团等部改编而成的 115 师,行进在最前面。蒋介石的委任状上,林彪是师长,父亲是副师长。两个多月后,八路军恢复政治委员制度,父亲又被中央军委任命为师政委。

  那个时期,国民党军一溃千里,整个华北战场一片失败景象。日军轻取平津,气焰更为嚣张,以 30 万兵力,由北向南,沿交通要道长驱直入,妄图“速战速决”,三个月内灭亡中国。在南京,在上海,在武汉,在西安,“恐日病”和“亡国论”甚嚣尘上。人们都盼着,中国的军队能够打一个胜仗,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胜仗也好啊!

  日本人太狂妄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当大批的国民党军丢盔弃甲南逃时,却有一支部队迎着他们上来了,而且这支部队是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精英。

  林彪带 343 旅先走了一步。父亲带师司令部和 344 旅经过五台,穿过龙泉关,插往平型关东南面的上寨镇,与林彪会合。父亲对林彪说:“部队全带上来了,前边的情况怎么样?”

  林彪说:“敌人的大队人马正向平型关方向运动,这里的地形不错,可以打一仗。”

  林彪摊开地图,同几位参谋一起,把平型关周围的地形和初步的作战设想介绍了一下,然后问父亲有什么看法。

  父亲说:“可以在这里打一仗,居高临下伏击敌人,这是很便宜的事。”父亲又说,这是我们八路军第一次同日本人交手,全国人民都看着我们,这个仗必须打好,打出八路军的威风来,振奋一下全国人民的抗日情绪!

  在平型关打一仗的计划,就这么定下来了。当时这样的情况前线指挥员有权决定,不必要事先请示,事后报告一下就可以了。

  在这之前,八路军还没和日本鬼子打过照面。从前方各个渠道传来的消息,几乎都是“日本人不可战胜”。在这种险恶的背景下,率领仓促上阵的 115师主动打一仗,是需要极大勇气的。

  林彪和我的父亲就有这种勇气,历史选择了他们。那年林彪31 岁,父亲 38 岁。

  9 月 25 日早晨 7 时整,平型关战斗打响,至中午,战斗结束。此役全歼进入伏击圈的日军第 5 师团第 21 旅团 1000 余人,击毁汽车100 余辆,缴获大批武器辎重。平型关前的这条寂寞了千年的十里长沟,洒满了侵略者罪恶的血。当然,代价也是巨大的,115 师为此牺牲了 200 多人,不少是打扫战场时被敌人的冷枪打中牺牲的,这些烈士大多是参加过长征的老兵,他们的牺牲令人痛心。

  关于平型关大捷,有很多的记述,我没必要在这里重复战斗的过程了。当年担任 343 旅参谋长的孙毅中将,人称孙胡子,他一直跟在林彪和父亲身边。父亲去世后,他写过一段话,算是一个“花絮”吧。孙胡子写道:

  在战斗最紧张激烈的时候,我看见聂荣臻拄着个棍子,带着三个通讯员,翻山越岭到杨得志那个团坐镇指挥去了,一直到战斗结束才回来。战斗即将结束时,我带着胜利的喜悦,立即起草了给毛主席的报捷电报。

  当天晚上,我同林彪、聂荣臻睡在一条土炕上,因为胜利,我高兴得睡不着觉,就同聂荣臻聊了起来。我说:“政委,你今天够累的吧?”聂荣臻爽朗地回答:“打了胜仗就不觉得累了。战斗胜利,情绪高涨,累也消失了。”聂荣臻的一席话,说得我更来精神了,我们干脆不睡了,披起衣服,一直聊到天明。

  平型关大捷,替全国人民出了一口恶气,它是八路军出师华北前线打的第一个大胜仗,也是中国抗战开始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某种程度上说,这一仗的政治意义更大,它使八路军名扬天下,使全国人民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说不尽的平型关,抗战胜利70 年了,只要一提抗战,人们差不多总要说到平型关大捷。它是一座丰碑,是中华民族在强敌面前誓不低头的一种象征。

  打完平型关,父亲和林彪就分手了,林彪带 115 师主力南下,父亲带少数人留下创建晋察冀根据地,担任军区司令员兼政委。

  创建晋察冀

  毛主席说:“五台山,前有鲁智深,今有聂荣臻。”

  晋察冀这个地名,年轻一代的人可能对它已经很陌生了,年纪大的人,应该是比较熟悉的。

  晋,就是山西省;察,是察哈尔省,旧省名,首府是张家口;冀,就是河北省。晋察冀,就是这三个省交界的这一大片地方。好比陕甘宁,就是陕西、甘肃、宁夏交界的那一片地方一样。

  晋察冀这个地区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的核心区域位于平汉(北平至汉口)、平绥(北平至归绥)、正太(正定至太原)、同蒲(大同至蒲州)四条铁路之间,它像一把尖刀插向敌人的心脏,直接威胁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太原、大同、张家口等敌人的战略要点。有了它,就可以拖住敌人。

  晋察冀边区是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创建的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父亲的命运和晋察冀的命运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1937 年 9 月 24 日,也就是平型关战斗打响的前一天,毛主席发给八路军总部的电报中说:“山西地方党目前应以全力布置恒山、五台、管涔三大山脉之游击战争,而重点在五台山脉。”10 月 20日,毛主席又发出一封重要的电报,指出:敌占太原后,战局将起极大极快之变化,第115师等部和八路军总部有被敌隔断的危险。因此,拟作以下部署:留 115 师独立团在恒山、五台山地区坚持游击战争,115 师主力转移到汾河以西吕梁山脉;总部应该转移至孝义、灵石地区。

  根据毛主席的这个电报精神,中央决定,我的父亲聂荣臻留守五台山地区,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当时,115 师的师部离总部很近,父亲担负这一重任是在五台南茹村由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等当面告诉他的。随他留下的部队除了独立团,还有骑兵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一部,加上其他一些小单位,总共 3000 人。

  对于父亲来说,这是一次重要的转折。在这以前,他一直跟随在中央和毛主席身边,带的是主力部队,打的是主攻。可现在,他要孤悬敌后,独当一面了。受命的当天夜里,他久久无法入睡。他本来早就不吸烟了,这时又把烟斗翻了出来,一个劲地吸。

  后来我曾经问过有关人士,为什么当时要把我父亲留下?对方说,你父亲留下最合适了,他长期和林彪搭班子,资格老,威信高,沉着稳当,能够独当一面;尤其是他素来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他留下,毛主席也放心。

  娘子关失守后,战局急转直下,日军疯狂扑来,太原危在旦夕。八路军总部和 115 师主力准备南下。重压下的父亲这时只想着,要想打开局面,最需要的是干部,有了干部就好办啊。可是,当过兵的人都知道,人们往往都愿意跟着主力走,很少有人主动愿意留在敌后。还好,左权、任弼时、邓小平这几个老战友很支持父亲,他们把总部副官长唐延杰推荐给父亲当参谋长,把总政秘书长、曾被毛主席誉为“马背书法家”的舒同也推荐给了父亲。

  夜色下,115 师主力向南开拔,父亲与林彪、罗荣桓等老战友话别后,久久地望着自己的老部队消失在山边尽头。这次分手,父亲有些依依不舍,甚至有些伤感,毕竟离开的人里面,有许多是和他一起从长征路上冲杀过来的,这一走,何时才能相见?

  太原城陷落了,各路人马远去了,在山西北部响了两个月的隆隆炮声停息了,日本鬼子占领了他们想占领的地方。父亲他们留下来了,他的手下只有 3000 人,而他们的周围全是正在势头上的日本鬼子。

  孤悬敌后—这个词儿这段时间使用率特别的高。
  
  他们能不能生存下来?

  他们能不能立住脚?

  他们能不能有个大发展?

  这都是一些疑问。有很多人心里是没底的,他们提出怀疑也是正常的。在华北,日军势如破竹,基本上可以说是一路所向无敌。除了平型关,中国军队就没再打一个好一点的大仗,几十万人马稀里哗啦给冲到了山西的南部。如果不是日军把战略重点转移到上海方向,山西的战局将更加糟糕。这样的情况下,被隔断在敌后的这区区 3000 人,不够日本鬼子塞牙缝的。要啥没啥,远离后方,能活下来就算不错了,谈何发展?

  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心里有底,在他生前,也没有问过他这事。我只是看到很多材料上说,与主力分手后,他在五台山上写下了两句话:“为保卫祖国而奋斗到底,誓与华北人民共存亡!”

  这可以看作是他的心声了。

  11 月 7 日,晋察冀军区在五台县石嘴的普济寺宣告成立,父亲首先宣布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军区由他任司令员兼政委,唐

  延杰任参谋长,舒同任政治部主任,查国桢任供给部长,叶青山任卫生部长。

  父亲以前是“聂政委”,这以后就成了“聂司令”了,全国解放后,人们习惯叫他“聂总”,后来他年纪更大时,又有人叫他“聂老总”。他是聂政委时,他的主要精力是抓政治工作,如今他成了聂司令,还兼着政治委员,那就得军事政治一肩挑了,而且党、政、军、民都得管

总页数:3 首页 上一页[1] [2] [3]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