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抗战老兵】老兵开微博讲抗战获三万粉丝

 

 

【老兵档案】

姓名:赵振英
祖籍:北京市通州区
生日:1917年8月26日
部队:原国民革命军新六军14师40团第一营少校营长
经历:1940年,参加收复昆仑关的战斗;1944年4月,入印缅作战; 1945年9月9日,在南京负责侵华日军投降仪式现场警戒工作。

【老兵故事】

  “大家好,我是赵振英!”
  2010年9月10日,93岁的赵振英在孙子的帮助下,发出第一条微博。
  老人没想到,自己在网络世界中的第一句问候,就被转发了144次,评论多达242条。“民族的英雄!”这是评论里出现最多的句子。
  赵振英是谁?他的微博认证栏里写着“原国民革命军新六军14师40团第一营少校营长”。70年前,赵振英见证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
  1945年9月9日,南京,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的警戒,由赵振英负责。“在参战部队眼中,这应该是‘中国军人的最高荣耀’了。”赵振英自豪地说。
  然而,这份荣耀,曾经被老人深埋在心底,甚至对自己的孩子都未曾提起。
  赵振英的儿子赵精一清楚地记得,2005年9月9日晚,《新闻联播》播放了纪念南京受降仪式60周年的新闻,一直沉默不语的赵振英突然开口:“那个时候,我在现场。”
  “老爷子不会是老糊涂了吧?”赵精一并不相信父亲的话,因为他从没听父亲说过这事。此后,父亲没有再提,赵精一也没有再问。
  2008年春节,谜团才最终解开。那年,赵老的亲戚来访,听说老人曾经参加过远征军,就在网上搜索老人的名字与部队番号,无意间进入了黄埔军校网,并看到了一个寻访老兵的帖子。帖子里有一张合影,一个红色的记录本。合影上写着:“陆军新编第六军军官俱乐部开幕纪念 民国三十四年十月六日于南京”。红色记录本的主人是新六军14师美国少校联络官约翰·葛顿南,抗日战争期间他在中国的行程都记录在这个小红本上。
  望着那张拍摄于60多年前的合影,赵振英的眼中泛起了泪光,“最上方右侧,穿着长筒马靴、微笑的那个人就是我。”那次合影后不久,约翰·葛顿南离开中国,走之前,他拿出一个红色记录本,让在场的中国军官签名,赵振英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赵精一一眼就认出了父亲的名字和笔迹。兴奋的他辗转找到了发帖人——抗战名将潘裕昆的外孙晏欢。晏欢马上来到北京拜访赵振英。
  2009年5月,晏欢又带着约翰·葛顿南少校的儿子尼尔来拜访赵振英。尼尔拥抱着老人,哭着说:“你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尼尔还给赵振英带来了一件特殊的礼物——一对他父亲佩戴过的少校领章。这是时隔60多年后,赵振英又一次见到代表着往日荣耀的证物,他久久抚摸着领章,喃喃道:“以前天天戴着……”
  这段故事,后来拍成了纪录片《发现少校》,赵振英也意识到,自己的记忆是抗战历史的见证,自己有责任让更多的人铭记国家的苦难和辉煌。于是,在孙子的帮助下,赵振英开通了微博,自己口述,孙子敲字,开始了微博口述抗战史。
  微博开通仅仅4天,粉丝就超过3000人。如此多的关注,让老人很开心,他仔细阅读着每一条留言,从中读出了大家对他的关心,更读出了大家对这个民族的感情。“我们当年也是这样,因为这份对民族的感情,才走上抗日的战场。”
  “九一八事变”时,赵振英刚刚上初一,听闻日寇侵略东北,少年怒火中烧,“那是国耻……”
  1937年,赵振英就读的通县师范学校搬到了西单皮库胡同,他正准备着报考北京大学,将来做一名工程师。但日寇的枪声断送了他的大学梦。那年7月初,日寇兵临城下,北平全城空气异常紧张,西单、新街口等主要路口都围上了铁丝网,修起了碉堡,中国军队准备跟日本兵巷战……赵振英知道上不了大学了,就登上出城的列车,准备南下投军。
  7月23日下午,“七七事变”后最后一列出城的火车驶离站台,车上挤满了难民与学生,赵振英就在其中。因为担心日军开火,车头上挂了一面白旗。车过卢沟桥时行驶缓慢,赵振英望向窗外,他甚至能看到远处的日军阵地,日本军官正举着望远镜向列车观望。铁路的另一边,是驻守北平的29军阵地。这列满载平民的火车就在中日两军的对峙中,缓缓驶离。
  赵振英辗转来到湖北武昌,成为黄埔军校14期学员,学成后,参加抗战。此后,这个年轻军官的战斗足迹遍布多个省份——湖南、四川、广东、云南。由于表现优异,他一路晋升。1944年4月,27岁的赵振英随中国远征军入印缅作战时,已是少校营长。
  有关“远征军”的微博,占到了赵振英所有微博的十分之一,足见这段经历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
  虽然配备了美式装备,但远征作战的艰苦和危险,仍然出乎赵振英的意料。他和战友搭乘的飞机沿着驼峰航线入印,飞行途中,他偶然望了望舷窗外,“感觉好高,那时有个说法,驼峰航线是飞机穿越的,航线底下的那条路啊,是用飞机的铝片铺成的,形容那里掉下来过很多飞机。”
  在遮天蔽日的丛林中,部队艰难地行进着。开路的是两个兵,一人拿一把砍刀,一个人砍左边,一个人砍右边;后面再一点点扩大,开成四个人的路,六个人的路……最后将路扩到可以过车。
  日本人很歹毒,把机关枪架在树上,不仅隐蔽,而且居高临下,杀伤力强。后来赵振英他们一进森林,就先举起机关枪,冲着树上扫射,扫掉隐蔽的日本兵,再往前走……
  赵振英所在的新六军,被称为“王牌中的王牌”。1945年8月,蒋介石点名要求这支全副美式装备、曾痛击日寇的精锐之师进驻南京,以期展示军威。
  1945年8月28日,赵振英率领第一营从湖南芷江飞往南京,负责南京城外大校场机场的警戒工作。这是在历经了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后,第一支重返南京城的中国军队。
  9月初,赵振英接到命令,率部负责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警戒。9月8日晚,28岁的赵振英彻夜未眠,与团长王启瑞在团部开了一夜的会,商量第二天的会场警戒工作。
  1945年9月9日,这一天,是所有中国人难忘的荣耀时刻。
  投降签字仪式设在南京中央军校的大礼堂。从礼堂门口一直到外面的大街上,每隔50米就竖着一根用蓝白相间布条包裹着的旗杆,旗杆上挂着中、美、英、苏等同盟国国旗。每根旗杆下,都站着一名全副武装、精神抖擞的一营士兵,他们身着绿色卡其布美式军装,戴着钢盔与白手套,背军用背包,手持美式冲锋枪。
  礼堂正门上方的塔楼上嵌着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以示胜利,下面悬挂着红布横幅,上书“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礼堂正中间就是签降地所在,用淡蓝色的布包围起来。受降席桌边放着5把皮椅,桌子中间预先放置了文具盒、文件夹。投降席桌子比受降席窄,旁边有7把木椅。
  8时52分,悬挂在受降席和投降席上方的4个水银灯突然亮了。时任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的何应钦走进礼堂,全场肃立。
  8时58分,由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日本投降代表、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及小林浅三郎等7人,自大礼堂正门步入会场。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军官们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他们的手枪也被要求放在会场之外。
  冈村宁次深深地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他在投降书写上自己的名字后,从上衣口袋内取出印章盖于名下。
  签字仪式时,赵振英的位置在投降席的后面。整个签字仪式会场里惟一能够自由走动的就只有赵振英一个人。他的任务是时刻注意现场情况,防止意外,“这是抗战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它、守卫它。”老人的话斩钉截铁,仿佛仍是当年会场中那个一丝不苟的少校。
  受降仪式结束后没几天,南京倾城欢庆,军民上街游行,热闹极了。“我记得在游行队伍中,我骑着一匹大马,走在第一营队列的最前面,非常威风。”老人眯起双眼,脸上浮现出笑意,仿佛又看到了70年前欢庆胜利的一幕。
  多年来绝口不提抗战的经历,是因为赵振英想过平静的生活。如今,老人努力回忆往事,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记住民族的苦难。
  年事已高,事情又过去得太久,老人经常是皱眉、低头、思忖、抬头、再低头,然后无奈地说:“真的想不起来了……”
  赵振英的微博最近一次更新是2012年12月17日。两年多的时间里,他陆陆续续发了69条微博,讲述自己的抗战史,如今他的微博粉丝已超过3.5万。
  每天,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坚持阅读报纸,任何与抗战有关的新闻都会引起他的注意,他还在努力地回忆着,“如果身体允许,我还会上微博!”
(文/刘可)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