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郑维山将军和“夜老虎”威震晋察冀的抗日传奇故事

 

  聆听郑维山将军和“夜老虎”威震晋察冀的抗日传奇故事——

  把军人的血性精神书写到极致

  ■官 竞 本报特约记者 石斌欣 陈 孟

  近日,记者采访了开国中将郑维山之子郑敬,和他一起重温了郑维山将军抗战时期的传奇故事。

  “1938年,父亲从延安抗大毕业,即被派往抗日前线。”郑敬介绍说,“他身经百战,在抗日战场上率领‘夜老虎’部队,神出鬼没袭击日伪军,至今仍令人拍手称奇。”

  1942年,日军加紧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分割、清剿、蚕食,唐县、曲阳、行唐、灵寿、平山一线,碉堡林立,“封锁沟”、“封锁墙”连绵不断。抗日军民作战回旋区域不断缩小,地区间作战配合行动受到很多限制,人力、物力、财力都十分困难。

  “当时我父亲担任晋察冀军区第4军分区司令员兼行唐前线指挥部总指挥,根据当时斗争形势和敌我情况,他提出了‘夜间游击战’的战法。”郑敬说,“凭着红军时期积累的大量夜战经验,他率领3000多人的教导团积极开展夜战训练。”在郑维山的率领下,部队经常利用夜暗袭击日伪军,打得敌人晕头转向。“夜老虎”威名远扬,令敌人谈“虎”色变。

  “夜老虎”处处发威,让日伪军心神不宁,他们不得不改变策略,由“逐步蚕食”变为“跃进蚕食”。就是改变以往一线平推的作战方式,先选好一个区域,集中兵力、火力,对这一地区分进合击,突然占领,迫使我方抗日部队向外转移,然后分兵合击。

  “日军采用这战术,一次可以向前推进15至20公里,这让父亲很是着急。”郑敬拿出一张老地图,一边比划一边向记者介绍,父亲经过反复侦察,决定采用“跳跃进攻、夺点逼面”的战术予以应对,先集中力量打击敌重要据点,拔除敌“跳跃蚕食”的基地和跳板,然后再各个击破。

  “这个战术的核心在于能不能拔下西口头和东寺这两个据点。”郑敬告诉记者,“这两个据点是日军在口头和岔头地区至关重要的支撑点,对扭转敌我对峙形势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父亲决定对这两个目标首先发起进攻。”

  1943年2月3日,接到侦察员报告,驻守西口头据点的日军福井大队连续几天进山“清剿”未归,西口头据点只留下神野中队守备。敏锐的郑维山捕捉到战机,迅速集中精锐力量,准备向西口头据点发起进攻。

  皓月当空,夜静得有些怕人。火炮的怒吼打破了夜空的宁静,潜伏已久的“夜老虎”,如神兵天降一般,向西口头据点发起突然进攻。为迷惑敌人,郑维山还命令两个连,在民兵配合下,同时对刘库池据点的日伪军发动夜袭。周围其他点碉的日伪军搞不清我军真实意图,惧怕被围点打援,不敢贸然出兵增援。“夜老虎”用锋利的牙齿迅速将敌人撕碎,经过6个小时激战,将这个号称“牛刀子”的日军中队全部歼灭。


  西口头据点拔除后,2月6日,郑维山再次调集部队夜袭东寺据点,歼灭日军90多人。由于两个重要支撑点被拔除,其余日军各据点被孤立,郑维山趁热打铁,率部连克郜河西部地区10多个据点,毙伤日伪军200多人,俘敌100多人,铲除汉奸、特务数十名。郜河西部地区的日伪军龟缩在据点不敢轻举妄动,不久便不攻自退。

  “夜老虎”连战皆捷,让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十分恼怒,竟将第110师团长停职查办,调来林芳太郎中将任师团长。

  林芳太郎臭名昭著,更加凶残狡诈。他上任后,加深“封锁沟”,加高“封锁墙”,加修碉堡,派遣大量特务潜入抗日根据地收集关于八路军夜战部队的情报,准备集中优势兵力对“夜老虎”围而歼之。

  “一天清晨,天还没亮,几发炮弹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突然落在上北庄操场上,炸点就在父亲每天早晨出操检查部队时的位置。紧接着,日军便向上北庄发起突然袭击。”说到这里,郑敬提高了嗓音,接着说道:“说来也巧,头天晚上父亲还在上北庄,可第二天一早就到了离上北庄西南两公里处的东彩庄。”

  听到炮声,郑维山料定情况有变,立即通知部队动员群众迅速上山。他们前脚刚撤走,日伪军后脚便蜂拥而至。日伪军占领了第4军分区驻守的几个村子后十分得意,他们以为第4军分区的指挥机关就此被消灭,郑维山也被炸死,于是将他屋子里悬挂的《月夜虎啸图》沾上血迹,拍成照片,大肆炫耀“战果”。

  前面是大军压境,后面是无数百姓。郑维山命令第30团抽调骨干在民兵的配合下,以地雷战和游击战消耗日伪军。当夜,军民一起行动,在日伪军可能经过的地方埋上了3000多颗地雷。第二天,日伪军到附近村子“清剿”,地雷接二连三炸响,日伪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代价。

  “从缴获的日军小队长的日记本中,可以看到这样的记录:‘地雷战效力很大,当遇到爆炸时多数要骨折,大半要炸死,使我官兵精神上受威胁。尤其是要用担架搬运伤兵,如果有5个受伤,那么就有20个士兵失去战斗力。’”郑敬告诉记者。

  日军进攻不利,锐气受挫,“夜老虎”频频反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毙伤日军数百人,缴获枪支100多支,沉重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日伪发动的“跃进蚕食”处处碰壁,最终宣告破产。聂荣臻签发命令,给第4军分区参战部队和民兵以通令嘉奖。

  “赫赫猛将出少年,形似疾风势如电;今晚出动夜老虎,明朝定有捷报传。纵横华北称劲旅,金城一战美胆寒;平生视敌如草芥,豪气冲天斗群顽。”这是著名作家魏巍当年为郑维山题写的诗。

  郑敬感慨地说:“我父亲那一代革命军人,面对强敌,从不认输,把中国军人的血性精神书写到了极致。不说别的,就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好好继承。”

  (《解放军报》2015年09月14日 06版)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