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抗战老兵出家为战友超度亡灵

 

 

【老兵档案】

姓名:吴淞
出生:1922年
祖籍:湖南长沙
部队:国民革命军第10军3师9团3营

【老兵故事】

  在湖南常德市召开了一次抗战胜利纪念大会,众多抗战老兵被邀请参加。在会议进行的时候,一个身披袈裟的老和尚突然走进了会场,在与会者诧异的目光当中他慢慢走到会场最后一排。在整个会议期间他一言不发,只是仔细地听,在小本子上还不停地记。会议临近结束,主持人问还有没有人要发言,这时候老和尚举手要求发言。他走上主席台挥臂高呼:“中国人民不可辱,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日先烈永垂不朽”。之后转身离去。
  这位老和尚,就是吴淞,常德会战幸存者之一,一个已然在青灯古佛旁放下执念却依然坚守某种信念的
抗战老兵。他相信历史不容遗忘,于是牢牢铭记,用七十年后的振臂一呼让历史的印迹越发深刻。在他的一声呼喊后,一段尘封的往事重新走近人们的视野。
  吴淞,现年92岁,出生于湖南长沙。据老人回忆,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当时正在初中读书的吴淞
走在大街上,看到到处是抗战标语,连拉车的都把口袋里的铜板丢到募捐箱里,包括女生在内的青年学生去当兵,深受感动。他说:“我当兵去,没钱我可以出力,那时候我16(虚)岁。”吴淞报名参加了孙立人领导的税警总团。
  老人说:“税警总团是财政部的装备,但是军事委员会可以指挥,税警总团在上海淞沪会战打得很好,
团长孙立人后来升了中将,但是番号改了,不叫税警总团,叫做财政部盐务总局7师总队。都是美国装备。”吴淞当年通过考试被注册为上等兵,1938年8月16日报名,8月21日就随部队出发,由长沙到贵州。老人说:“由长沙到贵州有1942华里,那是我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
  1939年,吴淞连升三级,成为上士排副,后被借调到炮兵通讯排两个月,后由孙立人兼指挥官的贵州省
第二西进区民众抗日自卫临时指挥部成立,吴淞又被调到指挥部政工组做准尉副员。老人解释说:“副员就是机动人员,哪里需要调哪里。”吴淞在政工组协助成立政治工作队搞宣传,由于吴淞政工宣传工作效果好,1941年被升为少尉。1943年,吴淞又被调到第九站区兵站总监部任中尉联络参谋。
1943年11月至12月,侵华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
对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了一场战争——常德会战。会战爆发时,他所在的第10军在湖南衡山附近驻防。当时日军第11军出动约9万人进攻常德,中国74军号称虎贲军的57师苦战16昼夜,8000多人的部队,最后只剩下300人了。
  当时,日军包围常德,形式危急,薛岳命令衡山第4军下属3个师增援常德。吴淞又调任第3师联络参谋,
参加常德会战。老人讲述:“当时一路上非常辛苦,那时衡山到常德没有铁路,公路也被破坏了,行军只好由衡山、湘潭这一路走来,平均每天要走150里,当时还不能做饭,我们把米放锅里放点油,放点盐炒了,就像灌香肠一样,放在蓝布袋里,每人发一袋,背在身上做干粮,一路走一路吃,口干了,田地里,溪水里,池塘里弄口水喝,晚上有时实在太累了,背靠背,坐着睡个20分钟,就又出发。”
  四天三夜的急行军之后第10军于11月30日到达常德外围,第3师强攻德山。日军居高临下,以逸待劳,又
有武器装备上的优势,战斗的惨烈可想而知。
  老人说:“战斗非常惨烈,1943年12月3日,德山争夺战打响,德山有个老码头,老码头到孤峰岭,不到
一公里就死了1400多人!” 后58军、44军赶到,中国军队汇合猛攻德山,6天后,中国军队收复常德。此时,固守核心阵地的虎贲部队8千余人仅83人生还,吴淞所在的营只剩3人幸存。
  后战史记载,常德会战国军以伤亡6万余人的代价“惨胜”日军,为抗战局势的历史性扭转奠定了坚实的
基础,令世界各国对中国军队刮目相看,此战被西方国家赞誉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大血战”。
  2014年4月14日,对吴淞老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台湾国军上将、总参谋长郝伯村先生到访大陆,
参观抗战遗址,并到常德乾明寺看望吴淞,二人品茗交谈,俨然一对久未谋面的朋友。
  6月22日,吴淞老人应郝伯村之邀,随同“跨越海峡的团聚”中国大陆民间访问团抵达台湾,顺便去探望
71年前与他在常德共同抗击日寇的战友赵清福。吴淞老人说:“两岸开放之后,我们见过4次面,第一次是1989年,最后一次是1994年,到现在也过去20多年了”。
  老人说:“这是我第一次去台湾,也是最后一次”。我们很难想象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不顾舟车劳顿
,远赴台湾看望战友,见面之后不谈战事只话家常,其中的不舍与淡然又有几人能够读懂?在探访过程中,我们看到老人家里厚厚的一本相册上静静地躺着四个字:来了,空也。
  1998年12月,吴淞在石门夹山寺剃度出家,法名释来空。如今,法名“来空”的吴淞老人,在乾明寺为
战友守卫亡灵。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