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假扮“花姑娘”诱杀鬼子

 

 

【老兵档案】

姓名:边三
生于:1927年
籍贯:山西代县
从军经历:先后担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六分区一连副班长、十二旅三十四团一营一连班长、副排长等职。

【老兵故事】

  边三不记得自己原名是什么,他说自己16岁参加八路军,那时候才定下个名字:“那时候部队报名参军,登记的战士问我叫啥名,我说我没名字。部队首长说,那不行,得有个名,名字越简单越好记。”边三想了想,对首长说自己在家里排行老三,首长就说,那就叫“边三”吧。
  于是,“边三”这个名字伴随着他行军作战十多年,直到解放后转业到地方上,才改了另外一个名字:边文彦。“我没文化,所以想把名字改得有文化一点。”但边三未曾料到,大家还是习惯叫他“边三”,很少有人叫他“边文彦”。
  边三有个“百宝箱”——一个小旧皮箱,平时把它小心翼翼地藏在床底下。边三舍不得别人动他的箱子,每次都要亲自挪出来。
  箱子里面珍藏着许许多多的军功章和立功证,有八年抗战打鬼子时的“人民功勋”章和一等功证书,有解放战争时的一、二、三等功奖章,还有抗美援朝时颁发的“和平万岁”纪念章等等。边三说,每枚勋章的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他的故事很多,但抗战时期打日本鬼子的故事最为动人。
  俊男扮“花姑娘” 鬼子上钩丧命
  边三撩起衣裤,指着左小腿上一前一后两个伤疤说,这是他跟堂哥合力杀鬼子时受的伤,是被鬼子用刺刀刺穿的。
1943年9月,边三的两个哥哥相继在抗日战争中牺牲,他向部队请假回山西老家。“鬼子要进村抢花姑娘。”边三说,当时日本鬼子在村里烧杀抢掠,驻守在小镇上的日本小队长山本经常出来找年轻姑娘,已经害了不少人。
  边三有个堂哥,在当地寺院出家当和尚,眼看着日本鬼子的种种恶行义愤填膺,他们商量一定要给鬼子点“颜色”看看。
  堂哥长相清秀,又会些武功,他们想到一个办法;由堂哥穿上花衣服,戴上假发套,再描上柳眉红唇,装扮成花姑娘,很难识出男儿身。之后,堂哥在小镇上风情万种地来回走上几趟,果然,日本鬼子按耐不住了。
  一天傍晚,山本带了两名卫兵跟上了堂哥,刚走到较为偏僻的小路上,早已埋伏在那儿的边三就“嗖”地跳了出来。山本一看不对劲,马上就想反抗,紧随其后的两名卫兵也挥着刺刀冲了上来。
  “日本鬼子的装备比我们精良。”边三回忆说,当时他举着镰刀和锤子就冲了上去,结果被日本鬼子用刺刀刺穿了小腿。“鬼子以为只要我们只能躺在地上任其摆布了。”
  边三忍着剧痛,趁鬼子不备扑上去狠狠地结束了他的生命。堂哥功夫十分了得,几个回合下来就把剩下的两人也杀死了。
  兄弟二人将鬼子的尸体扔进了臭水沟,边三说:“那里是我们平时扔死猫死狗的地方。”
  “把手榴弹全部留下,把阵地留给我”
  在边三的各种军功章内,有一本一等功的立功证,已很破旧,字迹模糊,却记载着他参加过的伤亡最大的一次战斗。
  1944年,边三所在的部队和日军争夺风格梁阵地。三天三夜,阵地终于被我军夺得,可是不甘失败的敌人两次组织大量兵力进行反扑,一次次进攻,一次次地被我军击退。部队伤亡非常惨重,整个团1000多人仅剩下七八人,团长已牺牲,团政委也已受伤。
  “政委不能死!”边三对战友们说,“你们就是抬也要把政委抬出去,你们把手榴弹全部留下,阵地留给我。”
  战友们抬着政委离开了。鬼子又攻上来,边三扔光了所有的手榴弹,头部中弹倒下……醒来时,他躺在了八路军战地医院的病床上。
边三的右脸颊有一处凹陷,他说,鬼子的子弹从那里穿过,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太好,伤口仅做了简单处理,留下了后遗症。下雨天常常会感到头痛,医生建议他再次开刀,他一直拖着,拖到现在也就不在乎了。
  如今的边三已年近90,他有些记不清自己究竟参加过哪些战役、打过多少次仗,但每次回忆起那段峥嵘岁月,他还是难以抑制慷慨激动。
  “抗战八年,是血腥的八年,更是中华儿女同仇敌忾、英勇无畏抗击侵略、保家卫国的八年。”边三说,“历史永远不能被遗忘。”
                                                       (文/嵇敏)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