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张彦祺:离世前的最后一次敬礼

 

 

【老兵档案】

姓名:张彦祺(已去世)
生于:1918年5月26日
籍贯:安徽宿县
住址:辽宁沈阳
部队番号及职务:新1军通信营2连上尉连长
曾参加对日主要作战: 1942年4月参加缅甸燕南江抗日之役;1944年参加缅北抗日诸战役。

【老兵故事】

  2014年9月2日,我们第一次走进97岁老兵张彦祺的家。
  岁月摧残,这位曾经的新1军通讯营1连连长已经有些糊涂。听说我们的来意后,原本安静的老人突然爆
发出巨大的哭声,苍老的声音不断的重复着“谢谢你们……都是好人啊……”
  一个半月后,这位震撼了万千网友的老兵安详离世。出殡那天,儿女为他穿上了早就备好的军装,过往
戎马记忆与爱国情怀伴着老兵的逝去随风飘散……
  97岁的张彦祺原籍安徽。1933年,当时号称中国最现代化的部队——国民政府财政部税警总团来到张彦
祺所在的学校征兵,只有16岁的他毅然应征,所属长官正是后来赫赫有名的新一军军长孙立人。
  从军第4年,淞沪会战打响。当时还是通讯兵的张彦祺也随部队提枪上前线。战场远比想象的残酷,他眼
见着看到战友的脸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却什么也做不了。老人回忆那时当年,只有一句话:“我们没时间哀悼战友,活着的人都豁出去了”。
  1942年,张彦祺所在部队进入缅甸抗日,他亲历了中国军队解救英军的“仁安羌大捷”。那一战,孙立
人将军以寡敌众,带领新编38师与七倍于中方的日军激烈交战,歼灭日军千余人,解救英军7000多人,是印缅战场上一场漂亮的胜仗。
  尽管解放后老人鲜少提及当年,但老人的儿子却不止一次的听父亲讲起那时孙将军的神勇和战斗的激烈
。战争已经过去,军人的热血却永远留在骨子里。
  作为通讯兵,张彦祺主要负责通讯线路的铺设和检修,直面战斗的机会较少。可孙立人治下严格,对通
讯工作要求极高。张彦祺为了孙将军的一句话,苦练基本功,战争后期他可以盲接电话线、徒手爬上电线杆。
  缅甸的气候湿热,战士们连鞋都穿不了,“晴天脚都捂烂了,雨天又沤的肿了”。在缅甸的树林里,很
多军人在战斗中阵亡,尸体不过几个小时就会被蚂蟥、蝼蚁吃剩一具白骨。
  张老的儿子回忆,父亲常说最让他难忘的不是枪林弹雨,反而是战争结束后的尸山血海,“那么多年轻
人,都去打日本人,他们都是英雄!”
  “张老,还记得当年打鬼子吗?”
  “记得!……一个个的……都把他们打跑了……”
  几年前,张彦祺被诊断为小脑萎缩,记忆力逐渐衰退,说话也是这样断断续续无法成句。采访的整个过
程大多是老人的儿女在讲述。
  当老人被问到“从军时是怎样敬礼”时,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老人颤抖着举起右手,铿锵有力的喊道:“敬礼!敬礼——”喊过之后便呜呜的哭了起来。老人似乎明
白,只有高高举起的右手及铿锵的呐喊才是对过往最深刻的怀念。
  采访中,老人一直像孩子一样自说自话、咿咿呀呀,垂老之态让人唏嘘。
  在我们告辞的时候,原本眼神游离的老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说道:“我敬不了礼了,我敬不活他们(
战友)了……”
  2014年10月24日,采访结束后的一个月,老兵张彦祺含笑离世。
  去世当天,老人仍然像往常一样在保姆的照顾下起床洗漱。吃过早饭后,老人突然慢慢躺倒,缓缓的闭
上了眼睛。直到离开人世,张彦祺老人都不知晓一个月前,他用颤抖的军礼给千万网友带来了怎样的震撼。
  张老的女儿张国芳回忆起那天的情景,至今仍然感慨万千。“爸爸走时的表情很安详,面色红红的,就
像睡着了一样。”
  出殡那天,老人穿的寿衣是一整套军装:这是他十多年前就已经交代过的遗愿,儿女们很早就为老人备
下了。老人的女儿略带欣慰的说:“爸爸是笑着走的,我想他已经无憾了,满足了吧……”
  一直陪伴张老的志愿者们在朋友圈发文吊唁,长长的唁文第一句话就是“老兵张彦祺今日归队!……”
事实上,他们已不愿去计算这是送走的第多少位抗战老兵了。
  “这些老兵们晚年最大的心愿其实很简单,国家的一个认可、普通人的一句‘老兵,谢谢你’——足够
了!”
                                                      (文/李阳)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