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老兵回忆从日军舰死里逃生

 

 

【老兵档案】

姓名:洪涛
生于:1917年
籍贯:浙江
从军经历:黄埔军校17期步兵科,亲历金华保卫战。作为掩护大部队撤退衢州的最后一道防线,他率领

56个人,只活下4人,自己右腿中枪受伤。

【老兵故事】

  金华武义县城,穿过一条喧闹的小街,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隐藏着一间破旧的祠堂,大门年久失修,没有牌匾,无从探查它的历史。
  院子里独坐着一位老人,穿着一件旧时的中山装,前胸口袋里别着一支钢笔,双手搭在膝盖上,庄重又
不失文雅。客人的到来,似乎惊扰了他的清静。他理了理袖口的折角,招呼客人们坐下,步履蹒跚地摸到一张小桌子边,翻动抽屉,缓慢地转身,颤抖着双手给我们递烟。
  老人名叫洪涛,已98岁高寿,他有闪亮的身份标签:黄埔军校第6分校第17期步兵科学员,一个“抗战老
兵”。
  洪涛出生在一个有良田千亩、房屋300多间的富裕家庭。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当时洪涛正在读高三,
学校被迫停课,他经人介绍回家乡教书,并于次年成婚。新婚半年,洪涛看到《新民报》上刊登的黄埔军校招生的消息,保家卫国的热血涌上心头,不顾家人反对,毅然从军。
  1939年,洪涛赴桂林黄埔军校入学,两年半后毕业,被分配到前线作战部队,1942年升任中尉排长,同
年5月金华遭日军进攻,失守后洪涛奉命带领一个排死守山头,掩护大部队撤退。
  “日军连续两天轰炸,我眼看着士兵一个个倒下,没多久,我们一个排56个人只剩下4个了。要是我们再
不撤,就将全部被活捉。山头肯定是守不住了,眼看日本人要追上来,我下令撤到旁边村里。”
  金华保卫战拖了日军9天时间,延缓了日军南下的脚步。洪涛在这场战役中右腿被子弹击中,两个士兵轮
流背着他撤退到附近村子里,之后回到浦江与大部队集合。洪涛提出回兰溪老家养伤,两名生死之交的士兵负责护送。
  “要回兰溪,就得过富春江。到了一个渡口,我们询问老乡有没有渡船到对岸。老乡说,如果日本兵要
过河,咱们老百姓就不准过。这几天没动静,可以渡。我们沿着河边小路往码头方向走,走到半路,遇到一队日本侦察兵。我被两个人抬着,一下子就被看见了,逃也逃不掉了,我就想赶紧把能证明军人身份的东西丢掉。当时,我得衣服里装着手枪、文件、证件、毕业证、介绍信,还绣着部队编号,我赶紧都丢掉了。日本兵上来盘问,把我们三个绑起来押走了,带到军船上问话。”
  “晚上6点多钟,雨越下越大,看守我们的日本兵去躲雨了。我想,生死就看现在,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跳
河逃走。我们相互把绑得不紧的绳子解开,我叫他俩跟我一起逃。他们说不会游水,跑不了,让我自己跑,他们不会喊的。我说:‘生死别过了。’”
  “幸好下雨,我顺着船梆滑入水中,发出的声响没被听到。日军的几十只船连在一起,我在船与船之间
的缝隙游,穿过几十艘日军船后,我体力不支,又饿又累,还拖着一条伤腿,实在游不动了。”
  “幸好遇上一只中国人开的小船,船夫心地好,答应让我上船躲藏。他指了指日本人的船,让我不要响
,万一被发现大家都要死。他让我躲在船头夹板下的空挡里,给我一碗饭和一大块火腿肉,并嘱咐我第二天四点前离开。因为四点日本人就要开船,小船要随大船一起走,临行前日本兵要一艘一艘地检查。
  “凌晨四点,他叫醒我,让我赶紧走。我咬着牙再次潜入水中,因为腿伤,浸在水里刺骨般疼痛。游了
一段时间还未上岸,我觉得再过三五分钟一定会沉下去。就在这时,一艘半沉半浮的废弃破船顺着水流撞到了我的肩膀,我使出吃奶的劲抓住破船,爬了上去。船里都是水,眼看就快沉下去了,我用手向外泼水;河面上漂来一块木板,我又拿起木板泼水,这才让船浮了起来。”
  “我出身富家,划船这种活从来没做过,就这样左一划右一划,船在河面打转。好在顺着水流前进了一
段时间后,就到了浅滩,如获重生,跳下船,淌着水,跌跌撞撞奔向岸边。”
  “我看到不远处有间茅屋,扑着进门,整个人瘫倒在地上。里面住着一位老太太,我告诉她我是国军,
刚从日本鬼子那儿逃出来,身上没衣服,又淌了水,冻得不行了,让她给我找件衣服穿。我又让她把村里的保长喊来,承诺给她一石米。不久保长来了,我说明了情况,要求他送我过江到兰溪的姐姐家里。
  “回到家后,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父亲质疑我,我仍然说我要去抗日,我要上前线!我是黄埔军校
的毕业生!我是军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日本人占据我半壁江山,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同侵华日军血拼到底!”
  “伤好了以后,我的部队调防到了衢州,经人介绍,我到‘忠义救国军’,做一纵队三团二大队四中队
队长。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国民党裁兵裁官,在全国设立34个军官总队。我不愿意打内战,就到杭州参加12军官总队。1946年底,我又到江西景德镇邮局任三等二级邮务员。”
  “内战爆发后调到泰和邮局当副局长。老战友和老领导多次劝我去台湾,我都委婉拒绝。连年打仗,我
只想回老家过安稳的生活。”
  说完这个死里逃生的故事,老人从抽屉里翻出一本日记,里面记录着他对抗战亲身经历的回忆以及往后
生活中的真切感悟。“江无回头浪,人无再少年。”这是日记的开头第一句话。
  “忆昔日同窗皆白头,白头还有几人在,熟知者寥若辰,今在故乡,中秋月下思故友,感慨万千。”这
是老人怀念黄埔同学写的词。
“趁着还记得这些事,还会写,就记一点下来。”老人现在租住在祠堂内,偶尔会逛逛公园,聊度余生
。我们离开,老人坚持送至门口,道别后,他依然驻足远望,目送我们——其实也是怅望岁月的离去。
                                                      文/张云明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