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古银山:从壮丁成为抗日战士

 

 

【老兵档案】

姓名:古银山
出生年月:1924年3月
现住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解放四村6栋
部队番号:暂编第9军暂编第35师第3团第3营
从军经历:1941年端午被抽调入伍,在宜昌驻守,隶属暂编第9军暂编第35师第3团第3营9连3排1班担任

机枪手。

【老兵故事】

  端午节,一个在中国十分祥和喜庆的日子,但是1941年的端午节,对于当时的一位川娃子而言,却可以称得上是“灾难日”。因为年仅17岁的他,因为抗日战争而背井离乡,这一走就是74年。
  他叫古银山,我们“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团队采访的第五位抗战老兵,今年已91岁。傍晚时分,我们
到达了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解放四村的老人的家,只见老人穿着一件褐红色的长袖衬衫精神抖擞地坐在床边上,丝毫未感觉到他的年迈。
  “他左眼患了白内障,视力有些不清楚了,但是说话没有任何问题。”老人的女儿在一旁小心地提醒着
我们。此时,坐在床边的老人伸出一只手向外探了探,“你们来啦?你们是四川的?”一句乡音,让身处湖南的我们,倍感亲切。
  老人是在前一天得知我们一行将要过来的消息,所以今天也是早早准备。“他30多年没回去过四川了,
听不见四川话呢,知道你们要来特别高兴。”老人的女儿说道。
  于是,采访变成了和老乡的“亲密会见”。“我是四川宜宾的,你们是哪儿的?”老人高兴地问。摄影
师小梁恰好是老人的同乡,“我是我是,爷爷。”老人哈哈一乐,继而急切地问,“那个巷子口的寺庙还在没有?那大树边有个卖肉的还在卖吗?以前的学堂是不是还在老位置?”
  老人记忆中的宜宾早已在城市快速发展中快速撤离,巷口的寺庙、街道口的卖肉铺子、旧时的私塾学堂
,只能以黑白色的样子永远定格在那个时代。“爷爷,那些都还在,都建设得非常好了。”我们的不忍心,于是说出了这句善意的谎言。
  虽然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但老人脸上仍有掩饰不住的失落,“我很久没回去了,家里都没人了。”
  聊天渐渐深入,老人向我们回忆起了曾经离开家乡时的情景:“那年我17岁,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姐
姐和两个弟弟,但哥哥是残疾,抓壮丁的时候,自然就轮到了我头上。”
  17岁的古银山显然还不知道未来将面临什么。他只是清楚地记得,在他被抓走后的第二天,母亲和姐姐
曾到县城里看到他,但是也帮不上忙,只有一直哭。“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妈。等到抗日战争胜利,我1983年回到过四川一次,才知道我妈和我大哥已经在60年代的时候被饿死了。”此时,老人的眼角已经含着泪水。
  和约100人的连队一起,古银山从四川宜宾的观音镇被送到了到宜昌城里,在集中简单训练2个月过后,
他被分到暂编第九十四军暂编第35师第3团第3营9连3排1班担任机枪手。
  说起自己是机枪手时,古银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们说是在训练,但都是十几岁的人,枪都还没
摸过呢,所以打靶子的时候就经常打到天上去,反正我也不会打。”
  远离了家乡的古银山,在部队里过上了没有鞋穿、睡在庙里、永远没法吃饱的日子。“那时候瘦啊,我
也不晓得有好多斤,就是每天都很饿很饿。”
  想家,于是成了战士们的“必修课”。“我那个时候不敢和别人说话,也没得人说话,所有的人都是埋
着头把话闷在心里。我想家啊,就躲在床上想,躲在战壕里想,站岗的时候心里也想。” 古银山回忆道
  而最让他急切想回家的原因是,和他一同来宜昌的四川人中,有大约一半的人在不到四个月时间里就因
水土不服生病而死。这时的古银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我差点也一样了。”
  “想过偷偷逃跑吗?”“没有,不敢。”老人回忆起当时,自己曾经看见过几次逃跑的人被抓住,有的
就枪毙,最轻的也是直接打断了腿,年纪轻轻的他,哪里还能再去犯险?
  幸运的是,当时古银山的班长给他去找了偏方,弄了些野药竟然神奇地治好了。这让他十分感恩。
  古银山所在的部队当年的主要任务是奉命驻守三峡,与日军隔着一条河,阻止日军越过三峡防线。
  老人现在还能想起一些当时在三峡驻守的情况,“我们当时是没个100米左右就有人站岗,只要看着有敌
人过河我们就立刻报告给班长。那会儿日本军如果朝我们这边开炮或者是放枪,我们有时候会回应,有时候就不管了。”
  1945年,古银山所在的部队来到了湖南,他也顺势被调到仓库,当起了仓库管理员。“当时仓库要合并
,要调配人去山东,我们库长是湖南人就不愿意去,就问我们呢,我们也说不去,于是就跟着库长,在库长的丈母家住,顺便学了木匠手艺。”初到湖南时的记忆,老人仍然十分清晰,一下说了两三遍。
  老人说,后来他们仓库就只有四个人了,包括库长在内,没有人管,成了散兵,所以也就留了下来。
  “爷爷,当时和你一起从四川过来的那些老乡,您现在和看到过或者联系过吗?”记者问到老人。
  古银山老人遗憾地摆摆手说,“不记得了,这么多年了,没有联系,也记不清楚了。”
  “有没有想过,再回四川去看看呢?”“回不去了,回不去了……”老人没有再说话,可是从老人的眼
角的泪水和几乎扭曲的脸庞上,我们似乎读懂了他发自内心深处的悲伤:
  没受到切肤之痛的人们,往往可以把战争当作很好的谈资,但对那些最有资格谈论的人、那些曾经参与
战争的战士而言,战争是一个再沉重不过的话题,他们反倒更乐意谈论别的,就是不谈战斗——谁愿意去回忆身边一个个倒下的鲜活的生命呢?
                                                文/包怡 蔡鑫 程闯 陈林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