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重要活动 抗战老兵 抗战英雄 历史真相 文史资料 图片资料 专题论坛 会员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3大队民运队长
   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秘书科科长
   中共冈西县委书记姚振山
   中共榆(次)太(谷)联合县委书记胡
   新四军第6师18旅51团参谋长赵伯
   新四军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六合独立团
   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旅15团政治委员
   新四军第6师江南东路保安司令部警卫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信应总队总队长张
   冀东抗日联军第2梯队梯队长刘锡彤
   新四军第6师18旅54团团长朱长清
   中共讷河县委书记尹子魁
   八路军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2团政治委
   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部政务处主任
   国民革命军陆军预备第9师25团3营
   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
   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张炯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应城县抗日游击大
   丰(润)滦(县)迁(安)联合县抗日
   八路军第120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政治委员
   新四军宿西抗日总队总队长周龙凤
   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主
   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3师师长齐殿选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新编第6团政治处主
 

 

“蛙人”传奇:抗战老兵忆潜入深水炸日舰

 

 

  老人名叫张洪波,如果没有熟知他的人介绍,很难想象这位面朝土地的老农是一位曾浴血抗日的老兵。张洪波,1928年出生在金华浦江茶山村,15岁那年,哥哥被日本鬼子杀害,他愤然从军,誓要为哥哥报仇,人生因此而改变。
  我们走到近处,老人才察觉到,缓慢地抬起头,露出谦和的微笑,想收起锄头招呼我们去家里。
  志愿者老鲍用浦江方言在老人耳边大声说了几句,让他把剩下的活干完再回去。老人点头答应,继续埋
头挥锄。
  山坳里没有阳光,但并无凉意,老人拿下挂在枝干上的衣服,在水池边坐下来洗净双手。远处溪流潺潺
,从山间引流而下,仿佛蓄满伤痛的眼睛,泪水止不住地奔涌。
  张洪波带我们来到他家,约15平米大小,有一张床、一孔柴灶、一张方桌、一口小水缸、一条长凳、一
个掉漆的红色木箱,除此之外别无家当。他拿起一只瓷碗倒上满满一碗开水,一口气喝了大半。听闻我们是去听他讲打日本鬼子的故事,他兴致盎然,连说:“好,好。”
  “15岁那年,我哥哥被日本鬼子杀害了,我决定参军打鬼子,给哥哥报仇。我拿着介绍信去了安徽,先
接受训练,学习水上爆破。”
  “训练了没多久,我便执行了第一次爆破任务,在日本鬼子运输补给物资必须经过的大桥上安装爆破装
置,等火车驶到大桥时实施爆破。哪知道有奸细出卖,爆破装置启动不了,我们这边的一个美国顾问吹响冲锋口号,让一群群小兵冲到桥上拿回爆破装置。这时候火车已经到了,日本鬼子用枪‘突突突突’地打我们,小兵一个个倒下。后来我们用木板架起火箭炮打敌人做掩护,才把爆破装置拿回来。当晚我们牺牲了130多个新兵,因为我实在太小,营长让我躲在他身后,他被子弹打到了,倒在我身边,我右大腿上也被打了一枪。当时情势紧张,我没感觉到疼痛。”老人说完他人生中的第一场战役,低下头,若有所思。
  “我们训练了6个月后,正式编入特种军事行动队淞杭支队水上特种行动分队,活动范围是黄浦江、钱塘
江、杭州湾、淞沪口、太湖、崇明岛以及运河一带。”
  “我们先拿到情报,预知日本人的炮舰会在哪边停靠,然后做好准备,等敌人炮舰来了,穿上潜水服,
潜到敌舰旁边,把装有磁铁的炸药盒子吸附到船体上。这个盒子有定时装置,放好离开后,一拉火丝,会在10到15秒左右爆炸。1944年10月,我第一次在淞沪口炸毁一艘炮舰,回部队后,美国佬对我竖起大拇指说‘good,good’,当时我年少无知,被美国佬一夸就觉得自己很厉害。”
“后来他们一直让我去执行任务,前前后后我一共炸毁了7艘敌舰。我去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有同伴掩
护我的,如果被敌人发现,同伴就会进攻掩护我。炸弹爆炸时,我已经游得离敌舰很远了。”
  老人家说起来轻描淡写,其实九死一生。他指了指自己的脚,边拉起裤腿边说:“我的右腿被敌人的炮
弹炸伤过,大概是1945年春天,淞沪口有13艘炮舰可能要停靠,组织让我去收集情报。我在远处蹲守,发现只有3艘,只能再等。晚上敌舰的探照灯突然照到我所在的海边,然后开了一炮,我的腿被炸伤了。战友及时赶来救我,带我去包扎,之后又一个人一个人地传递着背我,花了七天时间把我回到基地养伤。”
  老人放下裤腿,自豪地说:“我们是特工,都是秘密执行任务的。我在上海待了三个月,负责收集敌人
的情报,为了掩饰身份,我乔扮成雪糕贩子,自己做雪糕,女人和小孩都喜欢买我做的雪糕,人一多我就可以得到很多信息。”
  说话间,老人情绪激动,假牙几番脱落、几番按回。暮色渐起,老人起身去准备晚饭。那些光荣与梦想
,在记忆中永恒,老人如今孤身一人,天天在篱笆前驻足或静坐,遥想那段光辉岁月。
  老人的屋后是他祖辈留下的祠堂,正大门上方写着“居仁由义”一词,这磅礴的四个字在历经摧残后依
旧清晰可辨。这些被尘土粘染的建筑早已被时光锈蚀,而眼前的老人不再固执地伤悼这些早该轰塌的灰烬。在经历数十年的坎坷后,有这样一个守候着他归来的村庄,以她迟暮的景象给老人以最后的安详。


总页数:1 首页 上一页[1] 下一页 末页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八路军研究会
宝船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 中国将军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将军诗书画院 中国八一将星书画院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中国)黄埔军校同学会 中红网
Copyright 2015 晋察冀民族抗日研究会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网络信息中心  冀ICP备15002171号